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2017/02/20女童星成长史:除了“作”,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2017/02/15中国美院国画招生增加考诗词,中国画教育开始纠偏?

2017/02/15王尔德唯一长篇小说新版上市,曾是送给情人的礼物

2017/02/15《中国诗词大会》亚军彭敏:北大才子“偷来的人生”

2017/02/15哈金:《阿Q正传》比世界上真正的伟大作品少了怜悯

 

2017/02/13《爱乐之城》是怎样炼成的?

2017/02/13国产剧为啥偏爱“泡面头”?

2017/02/13《烛光里的妈妈》词作者李春利新书:反思“中国式母爱”

2017/02/09唱歌跑调这病,还能治吗?|

2017/02/09金宇澄对谈傅月庵:最显眼的隔阂是繁、简字体的隔阂

 

2017/02/09武亦姝在《中国诗词大会》总决赛胜出登顶

2017/02/09《1984》成亚马逊头号畅销书,百老汇将排演新音乐剧

2017/02/09《现代中国新文学史》:150个时间点汇集成的一张星座图

2017/02/09唐七回应抄袭说:被黑得最凶时差点抑郁,现觉可笑

2017/02/07这个化工技校毕业的70后,为董子健织了一个工人梦

 

2017/02/07纳粹嗑药与兴旺史

2017/02/07为什么同性恋被称为“基”和“腐”?

2017/02/07金宇澄的《回望》:所有记忆 终成叹息

2017/02/03《射雕》六十年,老了多少靖哥哥

2017/02/03蒋方舟评《乘风破浪》: 活着,就好了吗?

 

2017/02/03不喝就是看不起我!」喝了也照样看不起你

2017/02/03民国城市居民的性、爱情与婚姻

2017/01/29走过那个年代的人,心里都有一支小虎队

2017/01/29《爱乐之城》是怎样炼成的?

2017/01/25《聊斋志异》中的“夜半女子”为何都是美人?

 

2017/01/24马家辉《龙头凤尾》:写给香港的一段性史,或心史

2017/01/18电影在什么意义上可以别样地书写历史?

2017/01/16必须重新评价《编辑部的故事》《我爱我家》《阳光灿烂的日子》

2017/01/16故事角色让位给出演明星:银幕主角为什么变了?

2017/01/10全民焦虑时代,谁按下了中国人的快进键?

 

2017/01/10程耳X许知远《罗曼蒂克消亡史》:电影离盒饭比较近

2017/01/10特朗普就职午宴挂《人民的选择》,有人不同意了

2017/01/10村上春树:未获诺奖,最令人沉重的是大家都来安慰我

2017/01/10上了这么多年的语文课,你写得好文章吗?

2017/01/04如今读诗的人比买房的人少,那又怎么样?

 

2017/01/042016年最好的四部长篇小说 哪个是您的菜?

2017/01/04史铁生去世6年遗愿实现 作品全编收纳散佚剧本

2017/01/01北岛:现在写诗的人太多了,大部分诗我是表示怀疑的

2016/12/28日本“童贞观”为何从至宝变为耻辱:处男会遭鄙视

2016/12/28毛泽东写给毛岸英的信中为何嘱咐其“少谈些政治”

 

2016/12/28毛泽东最后的生日发生何事让工作人员流泪隐瞒

2016/12/28一边是马云,一边是星云:中国人撕裂的心灵世界

2016/12/28《摆渡人》:王家卫一不小心从张嘉佳的全世界路过

2016/12/28马未都:如果文化像18世纪一样强,何需搞“一带一路”

2016/12/28人民日报:豆瓣、猫眼恶评伤害电影产业

 

2016/12/28汪晖:中国知识领域很大程度上还在重复冷战时代教条

2016/12/27王家卫张艺谋的电影都没过6分,这是怎么了?

2016/12/27分享至手机历史文献纪录片《汉口五百年》立体呈现城市变迁

2016/12/19在日本和美国女作家笔下,有着怎样的南洋故事?

2016/12/19除了《罗曼蒂克消亡史》还有哪些30年代上海爱情故事

 

2016/12/19龙应台撰文回应港大演讲:这样充满猜疑地活着不累吗

2016/12/14《青春版红楼梦》引质疑:《红楼梦》不需要伪流行

2016/12/12我们都是从佩小姐的城堡跑出来的

2016/12/12《耳语者》《古拉格之恋》:斯大林的幽灵如何侵袭人心

2016/12/08那些丑到过目难忘、错得漏洞百出的图书封面

 

2016/12/08韩国电影对国家和社会问题的反思与问责,从未缺席

2016/12/08《西部世界》:痛苦是通向自由的必经之路

2016/12/08新老两版《三少爷的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2016/12/08知乎“特朗普粉”的崛起:这群中国知识青年都怎么了?

2016/12/08在美国大选这件事上,为什么乔姆斯基和齐泽克都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