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2017/07/11狗长得像主人?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2017/07/11这个孤独古怪而又学习勤奋的男孩,就是米歇尔·福柯

2017/07/11都是性情中人,记得这13本书是不宜在公开场合阅读的

2017/07/07复旦学者:互联网时代,学问变得越来越不值钱

2017/07/07曹禺印象记

 

2017/07/07葛兆光北大演讲:对中国学术现状,我并不乐观

2017/07/05为什么艺术家都疯癫癫、病怏怏、活不长?

2017/07/05唐朝科幻真敢想:组建公司在月球上挖矿石

2017/07/05六神磊磊:杜甫的诗,我跪着读

2017/07/03“女德教母”背后伪国学利益链:半路出家 兜售产品

 

2017/07/03半月谈调查:亲情和社会边缘,农村老人的幸福在哪里

2017/07/03在纽约 他们把街头摩登广告换成了女权主义艺术作品

2017/06/29冯唐:说这话不怕被人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诗人

2017/06/29《国际歌》中文译词的演变

2017/06/26《变形金刚》造型进化史:从方块大战到爆炸变形

 

2017/06/26起底“山寨版”《人类简史》:职业写手 署外国笔名

2017/06/22英国经济学家来分析,樊胜美们问题到底出在哪

2017/06/20在这个理性碎片化的时代,该如何坚持理性和真相?

2017/06/20尬舞、尬聊、尬唱, “尬”字辈网络语从何而来?

2017/06/20《楚乔传》原著小说被曝抄袭,网文抄袭现象何时休?

 

2017/06/16订约是妖怪最爱干的事情,但毁约者通常都是人

2017/06/16广场舞为何总出事?面对死亡,老人更加重视眼前利益

2017/06/0987版秦可卿饰演者张蕾:惊讶美国人也爱《红楼梦》

2017/06/09要洗碗就不结婚?为何很多女性并不买女权主义的账?

2017/06/02一言不合就生气,我们在进入“脆弱社会”

 

2017/06/02除了三毛,张乐平笔下还有哪些纯真无邪的儿童世界

2017/06/02肖复兴、赵珩、解玺璋:四九城里说乡愁

2017/06/02斯蒂芬·金的《它》:这本恐怖小说其实是文学课?

2017/06/02同为陕西文学,《白鹿原》和《平凡的世界》有何不同

2017/05/31机器人小冰出版诗集 充其量是个语言游戏?

 

2017/05/22语文老师:小学生作文套路多,8岁孩子下笔就写“我这一生”

2017/05/17陕北民歌进化史:从男欢女爱到阶级斗争

2017/05/17不改变“强奸文化”,性侵预防永远只是一句空话

2017/05/15像傻瓜、小丑或者艺术家那样老去

2017/05/15曹植七步赋诗,诗从何来,故事是否真实可信?

 

2017/05/08国大选|马克隆与“新进步主义”:机遇与风险

2017/05/05江晓原:因为《黄面志》,“伦敦的夜晚变黄了”

2017/05/02毕飞宇:苔丝是一个动词,一个“及物动词”

2017/05/02李银河怀念王小波:你是我的战友,因此我想念你

2017/05/02傅林祥:中国古代国家首都圈行政区划的变迁

 

2017/04/27怪谈中的镜子为什么很少能成精

2017/04/27《越过重洋越过山》:现代人的宿命就是无家可归

2017/04/24北大教授楼宇烈:中国文化,不能再“失魂落魄”

2017/04/24陶东风:中国人缺乏超功利的基本阅读

2017/04/20卷舌音是受胡人影响产生的吗?

 

2017/04/20莫言谈创作:深受西方文学思想与拉美写作风格的启示

2017/04/20台湾学者李亦园逝世:知识分子、通识教育与人类前途

2017/04/19童话里的人兽畸恋

2017/04/18“知识网红”:一群新型知识分子的创新创造

2017/04/17总导演杨洁逝世:我们为何如此怀念86版《西游记》?

 

2017/04/06社交媒体在多大程度上扭曲我们的记忆?

2017/04/06刘心武:李劼人的文学成就被严重低估了

2017/04/06专访《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铺开反腐高压下的官场百态

2017/03/29千鬼黛携新作《悠莉宠物店Ⅶ》归来 初心依旧

2017/03/29《曾几何时:鲍勃·迪伦传》:我的音乐绝不轻松

 

2017/03/29为什么有些人学习外语就是比你更轻松呢?

2017/03/29新版《美女与野兽》是升级版的女权主义表达?

2017/03/29新版《美女与野兽》是升级版的女权主义表达?

2017/03/29《八月》:九十年代电影的一场白日梦

2017/03/29梁文道:大屠杀是野蛮还是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