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 正文

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互联网文字游戏越来越趋向平面化

www.taihainet.com 来源: 齐鲁晚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最近互联网上的新梗层出不穷,让人感叹,“5G的网速跑不过8G的脑洞”。当你刚刚弄懂“废话文学”的文体,又马上要研究“emo”的含义;紧接着大家蜂拥玩起“发疯文学”,而“阿瑟文学”又开始冒头……去年大行其道的“凡尔赛文学”早就被抛诸脑后。这些所谓的互联网“野生文学”,更像是网友们共同参与的文字游戏,它们如同一阵阵风刮来,带来了易逝的新鲜,同时也吹走了积淀的内涵。拉低高度,消解深度,互联网的文字游戏越来越趋向平面化。

  荒诞中见真实

  音乐风格变成情绪表达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每呼吸一分钟,就过去了60秒”“为什么要说我懒,明明我什么都没做”……不明就里的人听了会觉得,这不是在说废话吗?对,没错,这就是前段时间在网络上兴起的“废话文学”。通过一些“看似废话,实则废话”的句子,在荒诞中流露出可笑的语义和刻骨的真实,这是废话文学的基本要义。“你如果不胖的话,一定是个瘦子”“但凡你这话有点道理,也不至于一点道理没有”“每次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都是废话文学的代表性语录。

  据此,网友们还进行了“考古”,以证明废话文学是有着“历史传统”的。比如,在老版《西游记》中,有过一段唐僧和老者的对话,唐僧发问:“这门上写的是比丘国,怎么改成小儿城了?”老者回答:“原本啊,这是比丘国。这如今啊,改名小儿城了。”网友说,这就是“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的典范。还有作家余华曾经被外国记者提问:“法国作家和中国作家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余华淡定答道:“最大的区别就是法国作家用法语写作,中国作家用中文写作。”而最大牌的废话文学则是出自鲁迅笔下——“我家后院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废话文学的造句风潮还没等过去,网上又刮起了一阵“emo”风。emo原本是一种摇滚曲风,意为Emotional Hardcore(情绪硬核),而在新兴的互联网语境下,成为了“有情绪”的代名词。“我emo了”,可以理解为“我不开心了”“我抑郁了”“我颓了”“我傻了”等含义。由此衍生出的“emo文学”被解读为:e个人,在mo mo哭的情况下写出的文字。一段忧伤颓丧的文字或者诉说一种糟心状况,然后配上一句“我emo了”,便可轻松达成emo文学。这样的低门槛也让万物皆可emo,加班、赶论文、奶茶选择困难、抢不到演出门票,甚至是没有收到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都可以成为emo的创作来源。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废话文学”“发疯文学”……为什么大家喜欢不好好讲话

这类对文本符号的二次改造与“语言玩梗”大行其道,不禁让人好奇,互联网语境下,“不好好讲话”的魔力究竟在哪儿? ——————————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姜还是老的老”“我上次听到这句话,还是在上次”……不知何时起,一些无厘头视频的评论区,开始出现类似的语句。每次看见总会让人产生疑惑:它们似乎说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说。   这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