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 正文

专家掲秘苏东坡谪居广东惠州时的“思想转型期”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东坡被贬惠州是他本人的不幸,但却是上苍赐给惠州人民的礼物。”11月23日至25日,在广东惠州举行的“2019广东旅游文化节暨第十届(惠州)东坡文化节”的40多项活动,基本上融入了东坡元素。对此,中国苏轼硏究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苏东坡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惠州市东坡文化协会名誉会长杨子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感慨地讲述了自己研究苏东坡文化的情怀,并掲秘了苏东坡谪居广东惠州的“思想转型期”。

  研究东坡文化,就要学习东坡的悯世情怀。杨子怡称,东坡一生充满了悯世情怀,从小立志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他在《谢晴祝文》评价自己是“政虽无术,心则在民”。他对待百姓平等如一,不分等级、贤愚与地域,爱民如子。他主张“视民如视其身,待其至愚者如其至贤者”(苏轼《既醉备五福论》),这就是有道“君子”之所为。作为父母官,他常常把自己看成是民众中的一部分:“我虽穷苦不如人,要亦自是民之一”(《次韵孔毅父久旱已而甚雨》)。即使在自己屡受挫折,受到无端迫害的逆境里,他也未改初衷。

 

  研究东坡文化,就要学习他廉洁刚直的政治品格。杨子怡称,苏轼十分注重廉洁自律,在《六事廉为本赋》中对廉洁从政做了全面论述,在名篇《赤壁赋》中说“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在其绝笔《梦中作寄朱行中》里说:“至今不贪宝,凛然照尘寰”,从不贪图钱财,不出卖书画,一概回绝作书画的请求;不收润笔费,一概回绝作墓志铭者的请求。他秉性刚直,为人坦诚,从不向权贵低头,从不肯改变自己为民的本怀。在《思堂记》一文中他曾自称:“言发于心而冲于口,吐之则逆人,茹之则逆余。以为宁逆人也,故卒吐之。”因此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直陈时弊,敢逆龙鳞,表现出一个古代直臣的耿直本性。即使在贬处惠州也如此。在他所写《荔枝叹》中,他指名道姓直指本朝权贵,揭露他们媚上取宠及穷奢极欲的生活。

  研究东坡文化,就要学习他的幽默与智慧。杨子怡称,他胸襟澄净,个性倜傥,处世潇旷,常善于把痛苦化于幽默之中。比如明明是贬处黄州,他却说“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逐客不妨员外置,诗人例作水曹郎”,自我解嘲,把初贬之苦化入幽默之中。又如,闲居惠州明明是生活困窘到需学生、友人馈米馈柴,他却说“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不屑一顾,轻松以对。又再如在海南时明明是处于“食无肉,居无室,病无药,出无友”的困境中,他却说“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乐观豁达之态全出。

  研究东坡文化,就要勤于反省。杨子怡称,苏东坡是一个善于反省的人。东坡早年是一个忠君意识很浓的人,写于25岁时的《秦穆公》诗,就极力为秦穆公以三良为殉进行辩护,认为秦穆公是春秋时贤明君主,不可用遗命以三良陪葬:“昔公生不诛孟明,岂有死之日而忍用其良”。但贬惠后对此事有了较深的认识,在其《和陶咏三良》一诗中,认为三良之死轻如鸿毛:“三子死一言,所死良已微……顾命有治乱,臣子得从违”,看法与以前截然不同,对君主旨意,要看其正确与否才可决定是服从还是违命,不能一味盲从愚忠。这表明东坡在进行反省和反思,可见惠州就是他思想的转型期,如学者所言,他完成了由臣到人的转变。

  杨子怡表示,东坡是惠州的一张闪亮的名片,要把这张文化名片擦亮,把东坡文化打造成为大湾区有特色的文化,提升惠州在大湾区城市乃至全国东坡文化的竞争软实力。(中新网记者 宋秀杰

相关新闻
苏轼的最后一个中秋节和《渡海帖》

“凉天佳月即中秋,不须以日月为断也。”假如不是那场意外的热毒,元符三年(1100年)的八月就不是东坡先生的最后一个中秋节了。   这年5月,新登基的宋徽宗大赦天下,63岁的东坡先生的贬所往北挪了400多公里,从海南中部的儋州移到了广西南端的合浦县。这段距离虽然短,但终于是...

大数据邂逅古典诗词,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当科技感满满的“数据可视化”邂逅古典的唐诗宋词,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近日,一组可视化数据作品《宋词缱绻,何处画人间》(以下简称《宋词》)和《唐女诗人群像》(以下简称《唐诗》)在朋友圈刷屏。该作品由浙江大学CAD&CG国家重点实验室和新华网数据新闻部合作,历时半年完...

苏轼传世真迹长春展出 受墨客热情追捧

中新网长春8月20日电 (柴家权)20日,位于长春的吉林省博物院迎来大批参观者。当天,该院对外展出了珍藏的宋元明清书画精品,其中不乏宋代苏轼的《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受到墨客追捧。   苏轼《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卷真迹 柴家权 摄   此次展览名为《长白遗珠——...

摩诃池上水晶宫盛世繁华成烟云

“水殿风来暗香满”“时见疏星渡河汉”。苏轼笔下的摩诃池,堪比人间仙境。那么,摩诃池真实存在过吗?究竟是什么模样?2月26日,记者对话成都市金牛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四川本土文化研究者浅夏,听她讲述摩诃池的前世今生。她直言:“在历代文人对摩诃池记载描述中,最美丽动人的应该是苏东坡的《洞仙歌》了。” 去年,浅夏所著的《锦水花间——千年前的...

出走半生 苏轼怀念的仍是那眉山少年郎

眉山三苏祠里的苏轼雕像。 许岚摄 东华门遗址全景图。 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品词 苏轼《洞仙歌 并序》 余七岁时,见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岁。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朱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