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 正文

一部《红楼梦》,是江南性情文化传统之大成(2)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文汇报 詹丹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引发贾府人物感触的不仅有江南特产,还有文化消费

  江南物产对于小说主要人物来说,总能带来别样的感受,这里举一个案来稍加分析。

  第六十七回写薛蟠去江南贩货回家,带回了一箱子在苏州虎丘等地买回的许多工艺小礼物送给宝钗:

  笔、墨、砚、各色笺纸、香袋、香味、扇子、扇坠、花粉、胭脂、头油等物,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的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薛蟠的小像,拿着仔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不禁笑了起来。

  让薛宝钗好笑的,还不仅仅在于泥人很像薛蟠,而是这种捏泥人的场景,把对于地方风情的猎奇态度与薛蟠的儿童般天真结合了起来,并且在这过程中,似乎把宝钗也拉进了一个新的场景,让本来似乎是习惯于薛蟠外貌言行的妹妹,用新的眼光仔细看起对方来,从而或多或少点燃了亲人间已经习惯得近乎麻木的温情。

  如果说,宝钗因为薛蟠从苏州带来的礼品而让自己感到亲情充溢的愉悦的话,那么,当她把许多礼品转赠给黛玉时,黛玉却因此感到亲情的匮乏而伤感。因为她看到这些礼物,想到的却是没有来自家乡的亲人,从而表明家乡已经没人牵挂她,也不需要她牵挂。在这里,对于宝钗来说,具有地方特色的礼物是可以满足猎奇心态的,并且附加了对亲情的重温。而对于黛玉来说,这些出自她家乡的礼物,不但没有异地的奇异光环,而且,反提醒了她尽管拥有这些物品,但却无法延伸到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后来宝玉看到她落泪,故意说是因为薛宝钗礼物给少了,这样近乎胡搅蛮缠的安慰,不过是宝玉真心希望她能把心思从人转向物而已(因为已经无人可念)。总之,在这一回中,借助于对富有地方色彩的苏州风物描写中,其把相关人物的心理,也揭示得相当深刻。同时也说明了,城市中的居住者才是构成城市的灵魂,才能真正让人产生依然之情,而城市之物的充溢,对有些人而言是新奇,对另一些人则有着物是人非的感触。

  当然,引发人物感触的不仅仅是江南的特产,还有江南的文化消费。

  贾府中人来自江南居多,所以小说写贾府众人的娱乐活动,比如看戏,听曲,也以南方的昆曲、南戏和弹词居多。据徐扶明、顾春芳等学者统计,《红楼梦》中提到的昆曲剧目,就有《牡丹亭》《长生殿》等20多种,还有经典南戏,如《琵琶记》《荆钗记》等。在小说中,这些剧目有些是作为娱乐演出被提及,有些则具体提到了其中唱词,还引发了人物的无限感叹,如林黛玉无意中听到《牡丹亭》曲子中“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等唱词,产生的心动神摇的感觉,是大家所熟知的。薛宝钗把昆曲《虎囊弹》“山门”一出中“寄生草”曲词念给宝玉听时,让宝玉赞叹不已,并进一步引发他“赤条条无牵挂”的同感。

  有时候,作者还借演出的戏曲内容,展开戏里戏外的冲突,如王熙凤生日那天,宝玉偷偷出去祭拜金钏。后来大家看南戏《荆钗记》,演到《男祭》这一出,林黛玉便发议论说:“这王十朋也不通得很,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必定跑到江边子上来作什么?”结果是宝钗不答,宝玉借故找酒去敬凤姐。尽管两人都应该听出了黛玉话里有话,是在讥讽宝玉偷跑出去祭拜。但宝钗不便掺和,宝玉要躲开黛玉的锋芒,似乎也是想掩饰内心的尴尬。这里,宝玉无法理直气壮而在幕后做下的隐秘事,被敏锐的黛玉巧妙地拉进前台,形成了人物间的心灵冲突。

  小说在写到人物的这些文化娱乐时,也写到了因为趣味爱好差异而出现的观赏分层问题。比如贾宝玉过生日,那些演奏江南弹词的来助兴,怡红院的年轻人不爱听,就让他们去说给中老妇人们解闷。类似的问题,都是值得深入讨论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相关新闻
晴雯之死是“作死”?《红楼梦》里还藏着这些秘密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15日电(记者 上官云)“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不过活一日是一日,活一刻是一刻了。我知道,我横竖活不了三五天,我就好回去了。”87版《红楼梦》里,当晴雯说完这番话时,宝玉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晴雯是《红楼梦》的重要人物。有人认为,晴雯是无辜屈死;有人说...

一部《红楼梦》,是曹雪芹对李商隐的应和

《红楼梦》第四十回中有这样一段描写,黛玉说自己最不喜欢李义山(李商隐)的诗:   宝玉道:“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宝钗笑道:“今年这几日,何曾饶了这园子闲了一闲,天天逛,那里还有叫人来收拾的功夫呢?”黛玉道:“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宝玉道:“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别叫拔去...

王熙凤在放什么贷

旺儿之子看中王夫人房中的彩霞,求亲却碰了一鼻子灰,原来赵姨娘早已私下许诺彩霞当贾环的“屋里人”。眼前有高枝可攀,怎会将小管家的儿子放在眼里,更何况他“吃酒赌钱,无所不至”,大管家林之孝还正在找机会收拾他呢。于是旺儿媳妇请求王熙凤干预,王熙凤很快便传来彩霞的娘强行定亲,“彩霞之母满心纵不愿意”,也只得应允。   旺儿家是“王家的人”,王熙凤的...

重评《红楼梦》两岸交流论坛在台北举办 白先勇任总策划

中新社台北6月13日电 由台湾大学和趋势教育基金会联合主办、作家白先勇担任总策划的“新世纪重评《红楼梦》两岸交流论坛”13日在台湾大学举办。两岸红学学者共同与会,从版本、哲学、文学等角度研讨《红楼梦》。   据中央社、联合新闻网等台媒报道,白先勇致辞时表示,台湾上一次开《红楼梦》论坛,已是1980年代的事,希望此次论坛能让大家对《红楼梦》的学术地位有...

白先勇:我恨张爱玲没有读懂《红楼梦》后四十回

中新网苏州4月27日电 (记者 钟升)“张爱玲曾说过人生有三大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无完本。我则恨张爱玲没有读懂《红楼梦》的后四十回。”26日晚,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造访苏州诚品书店,以“正本清源说红楼”为主题,阐述了自己对《红楼梦》程乙本与庚辰本之争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