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 正文

寻访米芾的行踪与隐情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文汇报 陈峰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米芾在仕途碰壁后,惟有以才艺自矜,自然最在意外人对自己艺术声名的认可,因为这是对他一生付出的回报。其实名与利从来密不可分,特别是书画家的名气越大,收益也越大。

  对于宋代书画家米芾(字元章),后世印象最深的恐怕莫过于两点:其一,艺术成就巨大,且影响深远。明初著名文臣宋濂曾评说米芾书品:“如李白醉中赋诗,虽其姿态倾倒,不拘礼法,而口中所吐,皆成五色文。”诸如明朝文征明、徐渭、董其昌与清代傅山、王文治、翁同龢等等书法大家的作品,多少都能看到米芾的踪影。现代书坛名家启功在亲眼目睹其《研山铭》后,也叹为观止;其二,性情怪异、癫狂,乃至于可爱。如米芾遇见奇石,便拜倒称兄。他还常穿戴古怪,出门遭到围观,却神情自若,腔调清亮,故世称“米癫”。米芾的这两点固已成为鲜明的身份标识,尤其是后者更为世人津津乐道,无外乎感叹其痴迷创作到了异于常人的地步,与现代西方印象画家梵高之行为离奇相类。然而,这些行踪背后的更多隐情,又有多少人能知解?

  传统社会最讲究出身,米芾在这一点上存在明显不足,家世既寻常,本人又无科举背景,若仅凭书画天分,他终究不过在民间出名,只能靠卖艺为生。或许冥冥之中天意眷顾,米芾的母亲有缘被召入尚居藩王之位的英宗府邸,侍奉夫人,说句俗话就是在王府做老妈子,米芾遂在少年时代随母进入京城,大开了眼界。据《宋史·米芾传》记载,神宗登基后,出于对米芾母亲辛劳的酬谢,赐给米芾一个县尉的官职,他由此从一介平民挤入仕途。不过,在宋朝进士出身的士大夫眼里,他的出身实属卑微,由此做官者常被归入佞幸之列,若要想在政界出人头地并不容易。

  米芾是个聪明绝顶的人,自幼苦学书画,旁及诗文,不仅弄墨成瘾,也视其为一生的追求,这就不至于茫然混迹官场,落得扬短避长的下场。从各种史籍记载可知,米芾日积月累地临摹前人名作,如他自述所称“一日不书,便觉思涩”,同时更潜心揣摩其中要义。米芾在书法上尤其受益于王羲之、献之父子的笔意,在绘画上则吸纳五代董源等人的意趣,终以特立独行的书艺与“米点山水”画风著称于世。米芾还写有《书史》《画史》《砚史》及《论书》《杂书》等等著述,又以理论见识超越前人。令人感慨的是,“棋琴书画”的技艺,在古代民间艺人身上常被称作匠气,搁在文人手里就成了修养。当米芾在书画上施展才华并达到出类拔萃的境界时,便得到士林的接纳,其书法成就竟与蔡襄、苏轼、黄庭坚三位最著名的士人齐名,被后世并称“宋四家”。米芾的文字功夫看来也不同寻常,当年,宰相王安石还摘取米芾的诗句,写于自己的扇面上,就连苏东坡看到都颇为欣赏,他就此愈发出名。由此可见,生逢崇文时代的米芾,其天资、勤奋、执着、机遇与士人身份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都造就了他一流艺术家的声誉,从而成为彼时文人雅士结交的对象。

  但凡世人痴迷于某物,必欲占有,动情至深,则往往积习成癖。米芾既专情于书画,揣摩日久,自然也精通鉴赏。由鉴赏而至收藏玩赏,便成为米芾最大的癖好。米芾收入丰厚,有条件收藏,加之不遗余力甚或不择手段地搜集古董字画,遂以收藏之精闻名于世。

  有关米芾收藏的趣闻,散见于宋代官私记载。据苏轼在所写笔记中记述:自己曾怀疑米芾收藏的前代书帖真伪参半。某日,苏轼与友人一同去米芾家拜访时,米芾展示出王羲之、献之父子及怀素等人的名帖十余幅,苏轼这才释去疑心,明白他平日拿出的赝品是应付俗人之用(此事载于《四库全书》本《东坡志林》,现通行的中华书局点校本《东坡志林》未收)。米芾为了获得藏品,也做过梁上君子。据《清波杂志》反映,米芾曾借他人的古画临摹,因为他的画技实在高超,其摹本竟与真作难以区分。米芾于是将原作与自己的摹本一并拿给主人,主人不明就里,取回的往往是其中的赝品,他就此增添了不少藏品。由此可见,古今某些名家偷天换日的恶习,在米芾身上亦未能免俗。其实,生活上的洁癖与品行上的高洁并不一定相通,故若用高洁一词称米芾其人,就不免过矣。

  据说,米芾有洁癖,有时为此又不得不放弃爱物。宋人笔记有条记载说,一位曾与米芾交往过的文臣后代提及一段往事:曾祖因与米芾私交甚好,凡有收获字画,随他挑选拿走。某日,这位文臣来访,米芾炫耀收得一方世间罕见的砚台。来者却称米芾的藏品真假难辨,不过善于吹嘘。米芾一听立即去取,来客故意索要手巾擦手,做出一副恭敬的样子。米芾得意地捧出名砚,访客一面大加赞赏,一面要求研墨测试。水还没送到,来客竟将唾沫吐在砚台里磨墨,米芾一看大惊,称此砚已被玷污,不能用了,只能送给来人。访客本意是测试主人的洁癖,不曾想玩笑开过头了。

  米芾艺术活动的巅峰是在宋徽宗时代,当年他的作品不仅在社会上名噪一时,更得到了宫廷与达官贵人的赏识,可以说其身价罕有人可匹敌。这就值得玩味,因为此时正是北宋统治最腐朽、黑暗的末年,而米芾书画的影响力却能如此之大,便不能不引人深思。

  作为官场中人,米芾的仕途并不得意,这大概是他最引以为憾的事。他从神宗时期入仕,又历经了哲宗、徽宗两朝,除了几任县尉、知县和小郡长吏之类的官职外,值得一提的便是书画学博士,即朝廷书画院的教官,最终的官阶不过是礼部员外郎。米芾之所以如此,可想而知:一方面应与其不善政务有关,既然一门心思埋头于创作天地,自然无暇顾及繁琐的衙门事务;另一方面,米芾大概也不愿放下身段应酬凡夫俗吏,势必加深了外人眼中的“癫狂”印象。这就难怪其始终徘徊于下僚之位。米芾最称职的官位,就数书画院的教职,不过这一角色归属技术官系列,通常受到政界主流的歧视,他也就无法获得满足感。米芾有时不甘心,还幻想获得重用。据蔡京之子蔡绦的《铁围山丛谈》记载,米芾曾经给宰相蔡京及其他大臣投书,诉说自己在京师与外地做官,推荐的朝官不下数十人,从无人称自己“癫”。这些书信内容传出后,被人笑称为“辩癫帖”。其实世间事从来是一得一失,高明的艺术家与娴熟的政客原本就难以一身兼容,事实上这两类品质还往往存在冲突。艺术家米芾的仕宦宿命如此,也就不足为怪。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相关新闻
两岸书画名家举办交流笔会 以真善美笔触绘和平愿景

中新网杭州6月13日电(郭其钰)以“文脉中华·携手圆梦”为主题的两岸书画名家交流笔会13日在杭州举办。来自浙台两地的80位书画名家现场创作书画作品,共同交流和传承两岸一脉相承的中华优秀文化,以艺术作品塑造两岸共同的“根”与“魂”。 台湾书画家作品赠予浙江连横纪念馆。 郭...

17岁高中生变身 “书画家” 思明图书馆展出他的作品80余幅

台海网6月2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李效伟 文/图)一个17岁的高二学生,楷隶行草篆,诸体皆佳;梅兰竹菊,样样精彩。   6月1日,“志存高远——李鸿涛书画作品展”在思明区图书馆开幕。厦门第九中学、厦门群贤艺术学校、厦门市思明区图书馆、半儒书画院、半儒学府联合主办了这次展览...

两岸画家共绘《山居富春图》 八米长卷再现两岸情

两岸十余位画家共绘《山居富春图》。 钱晨菲 摄 6月1日,以“共享发展,共同圆梦”为主题的“2019年公望富春两岸文化周暨‘二十年·一幅画’富春江雅集20周年纪念活动”在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开幕,两岸150余位专家学者、艺术家、师生代表齐聚《富春山居图》实景地,共绘、共唱、...

南宋徐谓礼文书首次展出 完整重现宋代“官员档案”

南宋徐谓礼文书吸引了极大关注 奚金燕 摄 中新网金华5月24日电(记者 奚金燕)24日,“南宋徐谓礼文书”在浙江省武义县博物馆首次公开展出。这是目前中国国内出土的最为系统完整的宋代“官员档案”,完整地展现了南宋一个普通官员从低层到中层的仕宦履历和官场百态,更展示了南宋时...

厦门地名中的“祥 霞 美”可能曾是“上 下 尾” 莲坂可追溯到宋代

台海网5月20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 近日,中国国家地名信息库开通,全国界桩信息、历史地名信息向公众公布。本报记者联系相关部门挖掘厦门界桩故事,16日刊登的《厦门最老界桩127岁了》讲述了古界桩的历史。   事实上,厦门的地名本身也极具特色。本期报道,记者将从公开库中的历史地名出发,发掘厦门地名特色,并采访相关专业人士,了解厦门各类地名背后的历史文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