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 正文

《国际歌》中文译词的演变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李友唐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欧仁·鲍狄埃在1871年作词,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谱曲的《国际歌》,是国际社会主义运动中最著名的一首歌,也是世界上最被广泛传唱的歌曲之一。130多年来,《国际歌》被译成多种文字,传遍地球上每一个角落,响彻寰宇。它曾是第一国际和第二国际的会歌。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20世纪20年代,苏联曾以《国际歌》为国歌。1944年苏联使用了新国歌,《国际歌》作为苏联共产党(布)的党歌。

我国在20世纪初,就有了《国际歌》的中译本,几十年来先后有几种,用的只是歌词,有的翻译了歌曲。

一、1920年10月10日至12月5日,广州《劳动者》周刊第2至6号分四次连载了一首翻译的《劳动歌》,共6节,译者署名列悲,据说是黄凌霜与区声白合署的笔名。据考证,这是《国际歌》最早的中译歌词:

起来,现在世上受了饥寒困苦的奴仆。管治将来世界的理性渐渐强起来了。做奴仆的人呀!起来,快起来!不要固执古人的谬误!世界的基础快改变了,无产者将成为万有者!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君主、上帝、空论家,是不能拯救人类的。工人呀!我们要拯救自己,以谋公众的幸福。解放精神以脱离掠夺的生活,这是工人唯一的事业。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国家压制我们,法律欺骗我们,租税困苦我们!富贵者则受保护,贫贱者则没有发言权。法律平等是假的;天下断没有无权利的义务。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哦,铁路大王呀!矿煤大王呀!是否除扑灭工党外便没有事情可干呢?平民创造万物,什么是属于你们的呢?你们应该把所有的财产,给回原有的主人。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和平是对我们自己说的,对待敌人要奋斗!罢工是我们反对军备最好的武器。吃人肉的人呀!你们想做新伟人吗?我们的枪弹是向我们的长官发的。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城市的及乡村的工党呀!土地是属于我们的。坐食的人呀!请他走!你们用我们的血汗养活你,有如掠夺鸟一样!你们终有一日灭亡,太阳照耀此光明的世界。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二、1920年11月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主办的《华工旬刊》,及1923年《小说月报》第十二卷增刊《俄国文学研究》上,都刊载了中文翻译的《国际歌》,这首歌是郑振铎、耿济之翻译的,但未署名。1920年七八月间的一天,北京铁路管理学校的学生郑振铎,和好友耿济之偶然得到了一本俄文版的题名《赤色的诗歌》的诗集,一首首充满革命激情的诗,深深打动了他们的心弦。于是,他俩分工合作,由耿济之先把诗歌的大意口译出来,再由郑振铎执笔写成文字。第一天他俩工作到深夜,译出了第一首《第三国际党的颂歌》,译文直到以后才在《小说月报》以诗的形式发表,没有附曲,不适合歌唱。译文是:

起来罢,被咒骂跟着的,全世界的恶人与奴隶;我们被扰乱的理性将要沸腾了!预备着去打死战吧!我们破坏了全世界的强权,连根的把他破坏了。我们将看见新的世界了!只要他是什么都没有的人,他就是完全的人。这是最末次的,最坚决的战争!人类都将同着第三国际党,一块儿奋起!

谁都不给我们救助,也不是上帝,也不是帝王,也不是英雄!我们就用自己原来的手,达到赦免的地位。因为要用勇敢的手,推翻担负,因为要打死自己的善,吹起笳来,勇勇敢敢的打铁,在铁还红热的时候!这是最末次的,最坚决的战争!人类都将同着第三国际党,一块儿奋起!

我们不过是,全世界大劳动军队里的工人。用公理的名,管理土地,永没有失败的时候!如果很大的雷声,在猎狗和刽子手的绳上响起来,那么,太阳对于我们总是一样的。我们还能用我们自己的光的火焰来照耀的。这是最末次的,最坚决的战争!人类都将同着第三国际党,一块儿奋起!

三、1923年6月,《新青年》第1期上发表了瞿秋白从法文译来的《国际歌》词和简谱,这便是我国最早能唱的《国际歌》。瞿秋白是1920年旅俄途经哈尔滨时,在参加俄国人庆祝十月革命三周年大会上首次听到这首歌的。1923年春夏,他把这首歌译成汉语。当时,他一边弹奏风琴,一边反复吟唱译词,不断修改。法文“国际”(Iinternational)这个词,如果译成中文,只有两个字,而这个音节有八拍,不易唱好。他采用音译“英德纳雄纳尔”六个字。《国际歌》在社会上传唱起来。1935年初,瞿秋白被俘后,就是唱着这首自己翻译的《国际歌》,从容就义的。瞿秋白翻译的《国际歌》的歌词是:

起来,受人污辱咒骂的!起来,天下饥寒的奴隶!满腔热血沸腾,拼死一战决矣。旧社会破坏得彻底,新社会创造得光华。莫道我们一钱不值,从今要普有天下。这是我们的最后决死争,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人类方重兴!这是我们的最后决死争,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人类方重兴!

不论是英雄,不论是天皇老帝,谁也解放不得我们,只靠我们自己。要扫尽万重的压迫,争取自己的权利。趁这洪炉火热,正好发愤锤砺。这是我们的最后决死争,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人类方重兴!这是我们的最后决死争,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人类方重兴!

只有伟大的劳动军,只有我世界的劳工,有这权利享用大地;那里容得寄生虫!霹雳声巨雷忽震,残暴贼灭迹销声。看!光华万丈,照耀我红日一轮。这是我们的最后决死争,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人类方重兴!这是我们的最后决死争,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人类方重兴!

四、今天我们所唱的《国际歌》,是1923年诗人萧三在莫斯科译配的歌词,副歌译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萧三是毛泽东的同学,曾追随毛泽东共同发起成立“新民学会”。1920年5月,萧三远到法国。他和他的战友们第一次听到法语《国际歌》的时候,产生了把它翻译成中文的想法。1922年冬,萧三从巴黎来到莫斯科。第二年,他与陈乔年一起,把《国际歌》歌词初步翻译成中文。后来,他们先后回国,使《国际歌》的旋律传遍中国各地。萧三回到延安后,在延安文艺工作者的帮助下,又完成了全部歌词的修改、重译。延安版的《国际歌》一直唱到20世纪60年代初。1962年,中国音乐家协会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邀请有关专家,对《国际歌》歌词加以更加仔细的推敲,由此产生了《国际歌》新的中译本,一直唱到今天。其中对“International”一词,萧三曾拟略加修改,把副歌中的“英特纳雄耐尔”改为“共产主义世界”,即由音译改为意译。但此后各种出版物仍照原样排印,保持首创于瞿秋白的音译不变。这是全世界所有译文都完全按照音译的一句歌词。今天传唱的《国际歌》歌词是这样的: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那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来源:党史博采

相关新闻
这国多半人口是华人,为何容不下中文招牌?

南洋理工大学是新加坡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在前不久发布的 QS 世界大学排名中,南洋理工大学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十一,超过了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耶鲁大学等名校。 不过这所令校友叫好、学子骄傲的大学,近日却因为一纸禁令引发不少争议。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 21 日...

张晓风:“中文是最适合写诗的文字”

厦门举办第五届海峡两岸文学笔会 大陆作家王永盛和台湾诗人廖佳敏代表两岸作家交换书籍 台海网5月20日讯(海峡导报记者陈金龙) 5月19日,第五届海峡两岸文学笔会暨传统文化在两岸论坛在厦门举行。福建省文联书记处书记、副主席陈毅达,厦门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唐向阳,厦门市文联党组...

尴尬!台官员当外宾面说坏话 不知对方听得懂中文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民进党“立委”陈莹19日在台“立法院”爆料,台外事部门官员竟当着新西兰外宾的面,称新西兰当地少数民族毛利人的国王“没有用”,没想到外宾还听得懂中文,场面十分尴尬。   据报道,陈莹19日上午在台“立法院”透露,“立法院长”苏嘉全去年12月宴请来访的新西兰少数民族毛利国王幕僚长朗基希罗亚(Rangihiroa Whakaruru),曾外派至新西兰6...

中文教育在泰推广 促进双方文化交流

台海网3月28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温航 毅彬 朱黄)在不久的将来,当你去泰国等东盟国家旅游,问路时碰到会讲一口流利中文的当地青年时,请不要惊讶。这一切,都将得益于现今中文教育在泰国等东盟国家的高等教育中生根发芽。   在3月27日于厦大举行的“一带一路”多元升学国际教育研讨会上,出席会议的泰国驻厦门领事馆副总领事孟坤表示,目前泰国国内各主流高校已经...

澳大利亚更多餐厅采用中文菜单吸引中国游客

“中国游客赴澳旅游人数逐年增长,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餐厅、咖啡馆和红酒农场提供中文菜单,以把握这巨大的机遇,”澳大利亚餐厅和餐饮服务协会副执行官萨利·内维尔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澳大利亚统计局14日发布了最新的国际游客赴澳人数统计,去年中国游客赴澳人数达120万人次,再创历史新高。   内维尔说,澳大利亚已成为许多中国游客的首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