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文化大话堂  >> 正文

“灼心”看到了 可说好的“烈日”呢?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北京青年报 陈成沛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木卫二

《烈日灼心》当然是一部质量尚佳的院线片,曹保平当然是个有创作力的导演,但不得不说的是,影片尺度很大,缺陷也不少。

当影片开头冒出抑扬顿挫、字正腔圆的说书人,我并没有投入到大雨倾盆又烈日灼心的暗黑故事当中。哪怕郭涛被设定为开出租车的,但听评书看相声,基本都是北方人民的闲暇爱好,好在这个老头开完场就消失了。

作为一部发生在厦门的电影,故意说故事的氛围营造,跟演员不停地用普通话读“我干你母”,同样违和。换段奕宏压低嗓子,蹦出几个糙字,简单利索,情绪到位。在厦门讲普通话,当然可以畅行无阻,但除了路人老太一句过于短促的闽南方言(它的识别度甚至没有电视机里佟大为的声音高)。整部电影,即便你认得出演武大桥、双子大厦,可它跟福建或厦门的关系并不大。类似遗憾,也发生在《左耳》当中,不知何故,这些电影选择了充满地域文化特色的城市,却放弃了在地性的方言,实在可惜。

《烈日灼心》的毛病,可能还包括那位港片看多了的房东。他出场亮相的戏份,电影就拍得很诡异。而43号房客的分析报告,怎么看都像是在COS《窃听风云》,再不然,还有人说,这是对“老大哥在看你”的终极隐喻。你,会信哪个?

据说,一部没有爱情的犯罪片,女性观众数量会减少三成以上,《烈日灼心》似乎在迫不得已之下,硬是加入了这么一段感情戏,结果就是巧合的巧合之上,再加了巧合,结果可想而知。王珞丹的人物情感线索,始终游离于主线故事以外。即便曹保平一度想力挽狂澜,用上了跳切闪前闪回,制造真相大白的过程。但最终效果,其实并不太妙。

更何况,《烈日灼心》也不是没有感情戏啊!

《烈日灼心》讲的是脱逃嫌犯假装正常人,甚至“演好人”。最后告诉所有人,原来他们真的演上瘾了——就为了当好爸爸。由于有表演和伪饰的剧情需要,整部电影也确实在强调演员的表演,尤其是扮演警长的段奕宏。伊的眼神,深柜得动人,情绪连贯,很容易把观众带入到猫和鼠的警匪游戏当中。在去金元岛的车内,视线目光的几次交错,试探、退避、攻击、转移,起落精准,耐人寻味。即便如此,整部电影演得最好的不是警察也不是嫌疑犯,而是只有一个镜头的真凶。

同性恋是这部电影的最大亮点,但也被很多有刑侦方面知识的人嗤笑。显然,即便邓超奋不顾身,舌吻的演技也是拼爱才会赢,可是,警长立马上当,还饱受情感冲击。这种假装出柜的戏码,怎么看都像是一名深柜的心灵震撼。一个人演也就罢了,三个人一起演,真把警察当猴耍了。类似的疑问,也发生在尾巴身上,尾巴是小女孩尾巴,尾巴也是当年水库大案的尾巴。搞了大半天,警察才发现她是她。这种恍然大悟,也恍然得立不住脚。这可是富有一线作战经验的人民警察,怎么着,都像是乱了方寸。警察乱了,疑犯也乱。没有杀人非要揽罪,理由居然只是坏人也有好的一面。

为了营造暴力与凶险的电影氛围,《烈日灼心》并不避讳多处血腥场面,令人津津乐道的则是邓超的两次救人。这个身份模糊、说话犹豫的协警,完成了两次救人工作。第一次是单纯的一对一救人,凶险无比但平安化解。第二次是群像高潮,彰显了曹保平在场面调度上的高超技巧,按住了所有人的心脏,也把观众吓到腿软。与香港警匪片的天台戏不同,《烈日灼心》没有太多造型和枪战设计,只是突出了紧张、刺激和真实,暴露着每个人的心理承压底线。即便段奕宏在这两场戏过后都是大汗淋透,湿了衣服,可是,回到电影片名,烈日灼心似乎被导演忘在了脑后。因为回想起电影影像,予我强烈视觉印象的却是大雨倾盆一直下。太阳在哪儿?只能自己想象说,那是看不见的青天白日,有只眼睛在你头顶上。

结尾是《烈日灼心》的第三次坠落,可能是高虎戏份被删改得比较厉害,却透出一股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中二病。号称智商163的人,怎么看都是傻子扮傻子,养猪还是养金鱼,都没看出他哪里有过人之处。

纵然如此,《烈日灼心》在演员表演和场面调度上,依然高出主流院线电影太多。它在国产警匪类型片上,翻出了新意。在触及敏感话题时,宁可暴露缺陷,也要把禁忌打破。至于巧合的堆叠,只能说无巧不成书。还有那些血腥场面和高楼戏份,只要观众盯着它们看,就会忘记故事的漏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