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历史尘灰  >> 正文

敦煌莫高窟首个整窟复原临摹重现盛唐洞窟风采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记者8日从敦煌研究院获悉,三年来,由该院美术研究所的20位艺术家联手进行的莫高窟首个整窟复原临摹项目,目前已基本完成洞窟内的临摹白描,明年将为其上色,重现这一1200多年前唐代洞窟的原始风采。

 

  临摹,是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初始抢救性保护的“应急之需”,后发展变迁为不少“莫高窟人”扎根大漠的“必修课”。作为与莫高窟朝夕相处了17年的艺术家,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画师韩卫盟连续3年来都忙于莫高窟172窟的整窟复原临摹。

  韩卫盟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公开“露面”的莫高窟临摹作品或是数字化成果,多是围绕某个经典洞窟中经典壁画或塑像,类似此次完整将整窟复原临摹“搬出”尚属首次。

  作为盛唐时期壁画的代表作品之一,敦煌莫高窟第172窟大型壁画是中国古代建筑史的宝贵资料。整幅壁画采用了很成熟的散点透视画法,平台上的菩萨、伎乐,有听法的、奏乐的,形象丰腴,气氛肃穆,格调高雅。环绕着高台列置着宏伟的建筑群,大殿与配殿之间还有回廊相连。

  “与数字化采集方法不同,临摹过程中许多经历千年风日侵蚀、残破不清的壁画信息会一点点地呈现出来、更有情感,也会让古老技艺历久弥新。”韩卫盟说,临摹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有选择性,从保存最完整的、最经典的一些洞窟开始。

  “复原性临摹的难点在于有的佛像脸变黑了,无法判断是哪种颜色,程度有多深……”韩卫盟表示,复原临摹要求临摹者需具备多学科的知识储备,刚开始的参照物是数字化照片,然后徒手起手稿,反复比对着修得差不多了,再上洞窟进行进一步比对修改,使之更完整。(来源:中新社 冯志军 闫姣 高莹)

相关新闻
纪念常书鸿逝世26周年 《此生只为守敦煌》推出

20世纪50年代,常书鸿在敦煌文物研究所办公室工作 未名 摄   至2020年6月23日,被誉为“敦煌守护神”的艺术家常书鸿先生离世已整26周年。近日,《此生只为守敦煌:常书鸿传》由浙江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书中再度追忆了这位第一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不凡的一生。   《此生只为守敦煌...

故宫之后,敦煌IP能否“出圈”?

飞天、藻井、月牙泉、莫高窟……不同于面向大众传播的故宫文化,敦煌文化相对小众,却也因其飘逸浪漫、神秘美好而让众多文创开发者趋之若鹜。据了解,文旅产品“云游敦煌”小程序上线两个月,游览量即突破1200万人次,相当于甘肃2019年国庆假期全省接待量的一半以上,截至目前浏览量超过1500万。不过,敦煌文化距离真正“出圈”仍待时日。如何让高冷的历史文化接近更...

国保单位河北望都汉墓对壁画进行数字采集

记者从河北省望都县文保部门获悉,当地日前邀请专业技术人员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望都汉墓的壁画进行数字化采集,这将为壁画保护修复提供数据支撑。   望都汉墓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望都县所药村东,推测为东汉郛阳侯孙程墓葬。汉墓长46.7米、宽32.7米,封土最高处11米。墓内出土文物主要有:三层陶楼、石棋盘、涂朱陶盘、涂朱陶碗、陶灶、陶井、龙首陶勺及残损的陶鸡...

“老文物”遇到新课题

“云游敦煌”这4个字,全国人大代表、敦煌研究院副院长苏伯民在驻地接受媒体采访时都要提及。   这是一款小程序,是敦煌研究院和有关方面在疫情期间合作推出的“科技+文化”体验。在苏伯民看来,这款小程序不仅让观众获得了“在家飞天”的感受,更让敦煌壁画艺术“活了起来”。只需在手机上轻轻一点,就能近距离欣赏敦煌石窟,还可“私人定制”壁画故事和智慧“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