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历史尘灰  >> 正文

灿烂的甑皮岩文化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人民日报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图为甑皮岩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图为甑皮岩遗址出土的穿孔蚌器。

  图为甑皮岩遗址出土的穿孔石器。

  图为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鸟瞰图。

  6月13日是一年一度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今年主场城市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围绕“文物赋彩全面小康”主题,线上线下活动将精彩纷呈。甑皮岩遗址是桂林最重要的遗址。本版刊发此文,以飨读者。

  ——编者

  华南地区,古称“岭南”,地理上位于中国南部的五岭以南地区。无论是历史文献,还是神话传说,对于这里的史前文化都少有记载。直到甑皮岩遗址的发现,揭开了华南史前考古的序幕。得益于70年来考古工作者的发现与研究,我们对一个迥异于黄河、长江流域史前文化发展的华南模式有了清晰认识。

  史前明珠落桂林

  甑皮岩遗址位于广西桂林南郊的独山,由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管理委员会和桂林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在1965年的文物大普查中发现,并进行了小范围试掘。1973年至1975年,陆续对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发现35具先民遗骸,多为屈肢蹲葬墓,出土陆栖与水生动物骨骼40余种,均属热带、亚热带动物群,出土大量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发现1000余件陶片……这个新石器时代早期先民的居住遗址引起了考古学界、体质人类学界、古生物学界、古动物学界以及岩溶地质学界的关注。1978年,在原址建立“甑皮岩洞穴遗址陈列馆”,还先后被公布为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在华南地区史前考古学研究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洞穴遗址。

  甑皮岩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还存在一些缺憾。早年发掘未能形成完整的发掘报告,限制了一些重要学术课题的研究。同时,甑皮岩遗址特殊的年代范围和地理位置,使得人们十分关心其在中国史前早期文化,特别是华南地区早期文化发展中所处的地位、作用。

  为进一步开展研究、厘清学术问题、重建华南史前文化并解决遗址面临的诸多困境,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01年4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甑皮岩遗址博物馆及桂林市文物工作队等单位组建了联合发掘队,傅宪国任发掘负责人,在广泛征求专家学者意见的基础上,对遗址再次展开为期3个多月的发掘。

  新的发掘需要更丰厚的学术素养和更细致全面的考古手段。考古学家严文明曾说,“这件事做起来很麻烦,比新挖一个遗址要麻烦得多。但是,对华南考古来说又确实是一件积功德的事情”。遗址历经多次发掘,保留有最适合也是最容易发掘和出成果的面积约70平方米。发掘者秉持“保护第一,发掘第二”的原则,考虑到文物资源的不可再生性,以及南方地区洞穴遗址面积小,较好保存下来的典型遗址更少,为维持遗址原貌并更多的保留遗址文化堆积,同时,也是为在未来学科发展之后,新的发掘能够获得更多更丰富信息,此次发掘在满足解决问题的前提下,将面积尽可能的缩减至约10平方米。

  发掘者从一开始同步展开了古动物、古植物、体质人类学、陶器制作工艺、古环境、碳十四年代学以及石、骨、蚌器的微痕分析等多学科综合研究。目前在史前考古中常态化运用的多学科综合研究,在当时来说还是很少见的。发掘过程中,对原生堆积土全部进行过筛,全面提取遗址中的文化和自然遗物,并对筛选之后的土样8500余升,全部收集并浮选和水洗,完整收集浮选的碳化物和细小型动植物遗骸等。

  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此次仅以10平方米的发掘面积,解决了困扰甑皮岩以及学术界的诸多争议,厘清了遗址文化内涵和特征。在原有资料的基础上结合新的发掘收获,考古学家已经能够描述古人在甑皮岩的生活场景。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