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历史尘灰  >> 正文

新四军俘获韩德勤后 陈毅为何将其释放并发还人枪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人民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核心提示:为了团结抗日,新四军未对外公布韩德勤被俘,原准备在战地释放,但韩德勤担心只身逃脱无法交代,要求面见新四军领导人,并且承认山子头事件是自己的过错。在此情况下,陈毅亲自前往淮北新四军部队,与韩德勤会见。在他表示今后不再反共的承诺下,迅即将其释放,并发还部分人枪。同时划出睢宁、宿迁两县间的部分地区,作为韩德勤部的活动地域。

陈毅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陈信琼,原题:新四军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节选

1938年10月,武汉失守,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一个战略相持为特点的新阶段。日本侵略军、国民党军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三者的力量对比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都发生了重要变化。全国抗日民主根据地和游击区已发展到10多个,拥有人口5000万以上,党领导的各种抗日武装力量得到很大的发展,逐渐成为在敌后抗击日军的主要力量。日本侵略者速战速决的企图被打破,其人力、物力、财力不足的弱点已暴露出来,这种情况促使他们调整了对华政策,对国民党实行诱降,以“中日亲善”、“共同反共”为诱饵,企图分裂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民党政府的内外政策也在发生变化,将重点逐渐由抗日转到反共,开始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政策。

此后,国民党在全国各地不断挑起磨擦事件,做出许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1939年国民党军杨森部包围新四军设在湖南平江的通讯处,杀害通讯处主任涂正坤和八路军少校副官罗梓铭等人,掠走枪支财物。9月,国民党湖北省保安司令程如怀在新集围攻新四军后方机关,残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200余人。11月中旬,国民党河南省确山县长率军警特务袭击竹沟镇新四军第八团留守处,残杀医院伤病员、军属和当地群众200余人。在安徽,1939年10月,新桂系李品仙上台后,反共活动日益加剧。他首先驱赶、清除乃至迫害在省动委会工作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在达到完全控制省动委会的目的后,还在安徽各地不断制造迫害、残杀共产党人的惨案。1940年2月,李品仙部共6000余人围攻驻合肥以北的新四军第四支队和驻定远东南的江北指挥部。江苏韩德勤部准备向津浦路东的第五支队进攻。李、韩两部在津浦路两侧进攻皖东的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直逼中共中央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所在地,企图割断新四军同八路军的联系,并把新四军压迫到长江以南,伺机消灭。

1940年夏秋,国民党在华北发动的第一次反共高潮遭到失败后,华中成为其反共的中心。他们一方面在华中不断制造军事磨擦,打算用武力消灭新四军;另一方面又企图通过谈判来限制人民抗日力量的发展,压迫八路军、新四军撤到黄河以北。

中国共产党和他领导的抗日武装是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和军队,坚持抗战到底,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是全中国人民当时最根本的也是最高的利益。党中央意识到,为了抗战到底,国共合作决不能破裂,必须正确处理联合与斗争的关系,既坚持原则,反对国民党制造磨擦,又注意团结,争取其共同抗日。1939年春,周恩来到皖南新四军军部,传达了六中全会精神,并且提出了新四军团结国民党抗日、在敌后发展的三条原则:一、哪个地方空虚就向哪个地方发展;二、哪个地方危险,就向哪个地方去创造新的活动地区;三、哪个地方只有敌人伪军,友党、友军较不注意没有去活动,我们就向哪里发展。这样,可以减少磨擦,利于抗战。

毛泽东非常重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和策略问题。他指出,党的统一战线的根本指导原则,是又联合又斗争,以斗争求团结。他提出处理国内各阶级关系的基本政策: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刘少奇也指出:“统一战线既然包括几个阶级,就必然会有斗争,有磨擦。只有坚持斗争坚决反磨擦,统一战线才不会分裂。如果只是退让,统一战线就会失败。”

新四军创造性地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正确地处理联合与斗争的关系,大力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为巩固、发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做出了积极贡献。

首先,以积极抗战的行动,表明合作抗日的诚意。1938年4月,新四军在皖南岩寺集中整编后,逆着正面战场国民党军大溃退的浪潮,毅然迅速开赴华中敌后战场,以首战告捷、连连取胜的行动,在沉闷的沦陷区炸响了一声春雷,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精神。新四军在大江南北,广泛出击日军,破坏铁路公路,拔除日伪军据点,消耗和牵制日军大量兵力,最多的时候迫使16万日军和23万伪军困守在华中占领区而不得脱身,有力地牵制了日军对正面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行动。8年抗战期间,新四军对日伪军作战共2.46余万次,毙伤日伪军29.37万余名,俘虏12.42万余名,战果累累,受到国民党最高军事当局几十次电文嘉奖慰问。

同时,在国民党军遇到围困的险境时,新四军也慷慨主动地伸出援手。即使在皖南事变后,新四军仍以德报怨,一再掩护、支援国民党军对日作战,收治国民党军伤病员。1941年1月下旬,国民党顽固派为实现其消灭或驱赶新四军到黄河以北的目的,命令汤恩伯率10万大军进逼豫皖苏地区,准备进行“清剿”。正当国民党军即将对豫皖苏地区进攻时,日军突然于1月24日发动了豫南战役,以重兵分三路向豫南挺进,企图围歼汤恩伯、李品仙、李仙洲、何柱国等部于平汉线以东地区。国民党军主力纷纷溃逃,致使豫东、皖北大片国土沦陷。新四军第四师根据党中央和新四军军部的指示精神,毅然于1月30日开始尾追日军西进,给日军以出其不意的打击,收复了大片国土,有力地支援了龟缩于新黄河以西的国民党部队。1943年2月,日军大举“扫荡”苏北盐阜地区国民党韩德勤控制区时,被击溃的韩德勤部根据战前与新四军第三师达成的协议,纷纷退到淮阴、涟水之间的新四军根据地休整,并得到新四军在粮草、经费方面的接济。这些充分显示了新四军维护国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大局意识。

其次,在反磨擦斗争中,始终坚持团结、进步、抗战的原则。新四军既坚持同国民党合作抗日,又在反顽斗争中实行有理、有利、有节的策略原则,从而挫败了国民党的反共计划,使国共合作抗日局面艰难地维持到了最后。新四军对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磨擦,坚决以武装自卫击溃了顽军的反共企图,反顽斗争成为新四军坚持抗战的一种特殊斗争形式。

中原局和新四军广大指战员遵照党中央反磨擦斗争的方针政策和原则,面对国民党顽固派在华中各地制造的反共磨擦,一方面申明坚持团结抗日的立场,一方面动员力量,先后果断组织了定远和半塔两次自卫反击作战,打破了顽军的围攻,同时镇压了屯昌等地反动地主的暴乱,并且取得了黄桥自卫战斗的胜利,挫败了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反共磨擦,从而为坚持津浦路两侧的抗日阵地,巩固和发展皖东抗日根据地创造了条件,使苏北抗日根据地得以巩固。

1940年10月19日,国民党军正、副参谋长何应钦、白崇禧致电八路军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和新四军叶挺军长(即“皓电”),要求在大江南北抗战的八路军、新四军在一个月内开赴黄河以北,并将50万人的八路军、新四军缩编为10万人。与此同时,又密令汤恩伯、李品仙、韩德勤、顾祝同等部准备向新四军进攻。“皓电”进一步表明了国民党企图将八路军、新四军驱逐到黄河以北,同日军配合夹击消灭之的险恶用心,成为第二次反共高潮的起点。

11月9日,党中央以朱德、彭德怀、叶挺、项英名义复电(即“隹电”)何应钦、白崇禧,据实驳斥“皓电”的反共诬蔑和无理要求;同时表示,为顾全大局,坚持团结抗战,新四军驻皖南部队将开赴长江以北。这就是一种节制和让步。

1941年1月4日,奉命北移的新四军军部及所属皖南部队9000余人,从云岭驻地出发往长江北移,6日在安徽泾县茂林地区突遭国民党7个师8万余兵力的包围袭击,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

事变发生后,中共中央提出在政治上取攻势、在军事上取守势(即在军事采取忍让,不打到国民党的后方去),坚决击退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的正确方针。周恩来在重庆从政治上和宣传上进行了猛烈反击,公布皖南事变的真相,对国民党顽固派的罪恶行径进行声讨,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面目。中共中央于1月20日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1月25日,新四军军部在盐城成立,陈毅任代军长,刘少奇任政治委员。

国民党当局制造皖南事变,并没有达到消灭共产党、新四军的目的,反而惊醒和教育了对国民党当局抱有幻想的人们。中国共产党在这场斗争中的坚定立场和维护抗战大局的态度得到各界人士的同情和支持,赢得了多方同情,扩大了在群众中的影响,提高了在全国的政治地位。海外华侨反对国民党当局搞分裂。在国际上,苏、美、英等国也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高潮表示反对或不满。国民党在政治上陷于空前孤立,蒋介石被迫在第二届参议会上表示:“以后再亦决无剿共的军事行动。”至此,第二次反共高潮被打退。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成为不受国民党约束,在共产党领导下完全独立发展的部队,在反顽斗争中始终不渝地贯彻了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最精彩的事例要数捉放韩德勤。1943年3月,韩德勤背信弃义,不仅不离开让其休整的新四军根据地退回原来的防地,还率部侵入淮北根据地中心区的金锁镇、头集、山子头一带,残杀抗日军政干部,激起根据地军民的无比愤慨。淮北和苏北的新四军部队“本着先礼后兵的方针,以武力驱逐其重返原防”,经再次向韩德勤劝告无效后,对韩部进行反击,在山子头地区全歼韩部,俘虏韩勤德及其参谋长吕汉卿以下1000余人。为了团结抗日,新四军未对外公布韩德勤被俘,原准备在战地释放,但韩德勤担心只身逃脱无法交代,要求面见新四军领导人,并且承认山子头事件是自己的过错。在此情况下,陈毅亲自前往淮北新四军部队,与韩德勤会见。在他表示今后不再反共的承诺下,迅即将其释放,并发还部分人枪。同时划出睢宁、宿迁两县间的部分地区,作为韩德勤部的活动地域。

第三,积极团结争取中间势力。所谓中间势力,主要是指中小资产阶级、开明绅士和地方实力派这三部分人。随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发展,中间势力还包括国民党中的多数党员和多数军官以及抗日小党派等。争取中间势力必须具备三个条件,即:一、共产党有充足的力量;二、尊重他们的利益;三、对顽固派做坚决斗争并取得胜利。新四军以全民抗战的政治主张,积极抗日的军事行动,秋毫无犯的严明纪律,劳资互利的经济政策,谦虚诚恳的待人态度,通过登门拜访、书信来往、诗文会友等多种形式,团结、争取了各地的开明士绅、社会名流、民族工商业者、国民党的旧官员、旧军官等等。陈毅和苏北指挥部于1940年8月进驻黄桥地区后,为了创建根据地,积极充实主力,整训部队,打击日伪军,开展群众运动,建立政权,召开各界代表会议,大力宣传新四军团结抗战的主张,努力争取各界人士出面制止国民党制造磨擦,取得很好的成效。当时,在苏北地区的中间势力除李明扬、李长江、陈泰运等地方实力派外,还有韩国钧(韩紫石)、朱履先为代表的中上层民主人士。他们德高望重,在当地上层人士和知识分子中有很大的影响。争取团结好他们,是孤立苏中顽固派的重要环节。陈毅谦虚诚恳地到朱履先家中拜访,又写信给韩国钧,诚恳地邀请他出面调停磨擦,为团结抗战献力献策。朱履先表示拥护新四军的主张,并带领黄桥工商界人士为新四军捐款6万元,同时联合开明士绅向韩德勤发出呼吁,要求接受新四军的停止反共、分区抗日主张。韩国钧也表示愿意出面斡旋。接着,韩国钧积极为苏北地区的和平奔走,并于9月中旬,在海安召开苏北绅商界知名人士座谈会,由他领衔发出致苏北各方长官电,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争取中间势力,使韩德勤在政治上、军事上都陷于孤立的境地,为之后的黄桥自卫战役的胜利打下基础。华中其他地区的一批开明士绅也都在新四军影响下,以各种方式积极支持或投于抗战事业,如皖江地区的吕惠生、豫皖苏地区的鲁雨亭等直接参加到抗日队伍中来,吕惠生后来还为革命牺牲了生命。有的献出全部家产,支援新四军和抗日根据地的建设,如皖南太平县(今黄山市黄山区)的刘敬之,在皖南事变后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护送失散的新四军多人突围,重新归队。他因此四次被国民党地方政府逮捕入狱,并且始终不屈服。

此外,新四军还十分注意做好地方实力派的团结争取工作。利用地方实力派与国民党中央军的矛盾,希望他们不要参加反共战争,或者为敷衍上级命令而采取打假仗朝天放枪等。同时,承认并照顾他们的地位和实际利益。这些工作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如黄桥战役期间,陈毅三进泰州城,与李明扬、李长江搞好关系,结果,争取到李明扬与陈运泰部在黄桥作战中保持中立,保证了战斗的胜利。在皖东北地区,江上青、张爱萍等争取了盛子瑾的合作,打开了当地的抗战局面。李先念利用西北军孙连仲、川军王缵绪与中央军的矛盾和湖北地方实力派与桂系外来势力的矛盾,取得了反顽战斗的若干便利。彭雪枫率游击支队挺进淮上地区时,经过耐心的说服工作,与怀远县的地方实力派王峙宇、韩金山建立了统战关系,为战斗的胜利创造了便利条件。

第四,注意改造地方抗日武装,壮大自己的队伍。新四军第一、第二支队挺进江南后,积极争取和改造地方抗日武装,以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当时,江南敌后的武装名目多达十类,成分非常复杂。江南新四军采用多种措施,对其进行改造。一是保持其地方性和独立性,但加强政治工作,扶助他们发展;二是分配给他们一些次要的辅助性的作战任务,使其在战斗中锻炼成长;三是对这些武装进行行纪律整顿,洗刷坏分子;四是让其配合新四军主力兵团行动,使他们切身感受新四军的样板作用;五是加强对干部的教育培养,保留其原有干部。这些办法在实际运用中,特别注意针对性,根据不同的情况使用不同的办法。对一些由于失掉组织关系的共产党员领导的或接受中共影响的武装,通过派干部加强领导,建立党组织,使之成为党直接掌握的抗日队伍。如对管文蔚兄弟组织建立的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就是用的这种办法。管文蔚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被国民党逮捕入狱,抗战爆发后被释放回到家乡丹阳县,失掉了党的关系。1937年10月,他与两个弟弟在家乡组织起倪山自卫团,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丹阳抗日自卫总团,管任总团长,统辖丹阳、镇江、武进、扬中4县80多个乡自卫团,共3个大队3000多人。1938年7月,陈毅约见管文蔚,管主动提出加入新四军并请陈毅派人指导。其后,通过调派干部,加强指导等措施,管部的军政素质大大提高,成为新四军直接指挥的一支主力。1938年9月,江南新四军还对梅光迪、朱松寿两支地方武装进行改造,将这两支部队带到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部驻地茅山整训,并授予“江南抗日义勇军第三路”的番号,梅光迪任司令,当地秘密党组织的负责人何克希任副司令。对于溃散的国民党爱国官兵和其他爱国人士领导的武装,新四军则通过“长期协作改造”,使其成为新四军领导的武装。如许维新领导的句容、溧阳、溧水边界游击队,朱春苑领导的金坛西南地区游击大队,吴甲寅领导的金坛西北地区游击队,贡友三领导的丹阳县延陵镇游击队等都是通过“长期协作改造”而成为新四军领导的武装的。

相关新闻
陈毅揭批何人:他要是不当叛徒 我就不姓陈

核心提示:陈毅压抑不住他对林彪的愤怒。在许多场合,他都毫不掩饰地揭批林彪。有一次,他对上海来的同事讲,赫鲁晓夫把斯大林说得比他的亲生父亲还要亲,斯大林死了,他就焚尸。现在毛主席的威望这么高,有的人还要捧。历史是很相似的。他要是不当叛徒,我就不姓陈。 陈毅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柯华,原题:我所知道的陈毅 “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陈毅...

福州举行新四军成立80周年纪念活动(组图)

中新网福州3月31日电 (林玲)苦难造就民族英雄,先烈志杰铸就历史荣光。福州于31日在抗日志士纪念墙前举行新四军成立80周年纪念活动,以此缅怀革命先辈,传承铁军精神。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一支不朽的抗日队伍就此成立,他们就是新四军。2017年,正是七七事变和抗战全面...

红军游击队何以绝境逢生?陈毅《梅岭三章》告诉你

红军主力长征后,项英、陈毅率领红军游击队在南方开展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仲秋,本报采访组来到江西省大余县陈毅创作《梅岭三章》的故地,聆听历史回音—— 百折不挠,艰难岁月不言愁 群山绵延,山路崎岖。从江西省大余县县城出发,近一个小时车程后,记者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池江镇兰溪村彭坑小组陈毅同志旧居。 这是一幢依山而建的赣南客家民居,土木结构,青...

新四军军史上首例海岛作战 血战7小时虽败犹荣

大鱼山岛,扼舟山至上海航路之咽喉。抗战时期,新四军将士在此与日寇展开过一场规模很小却异常激烈的战斗。    1944年,盟军在太平洋战争中节节胜利。已成强弩之末的日伪军在沿海拼命修建机场和防御工事,企图阻止盟军在浙东地区登陆。    与此同时,一直在敌后坚持抗战的新四军也将目光投向海上。5月,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要求海防大队迅速组建一支武装,开辟海上...

揭秘:解放上海陈毅十万大军为何睡马路?

摘自《文史月刊》 2012年第10期    繁华的南京路,是旧上海外国冒险家的乐园中最显著的地标。本文题图表现的是1949年5月27日夜里攻入上海的解放大军夜宿南京路街头的情景,这是大家所熟悉的,也是新中国创建时期著名的经典照片之一。新中国成立前夕的这张照片对国内外读者都产生了极大的视觉冲击力与心灵震撼力。    人民解放军接管大城市,是中共农村包围城市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