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历史尘灰  >> 正文

青年毛泽东商业化运营“新媒体”:打广告明码标价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核心提示:当然,他的新媒体也进行了商业化运营,打出了广告价目,明码标价。再有激情的新媒体人也是要吃饭的!

青年毛泽东 资料图

本文摘自:新华网,作者:李逸博、李浩然,原题:新华社首席记者毛泽东,居然是“新媒体”鼻祖

1931年11月7日,新华社的前身红色中华通讯社在瑞金成立,在当时来说,新华社算得上是实实在在的“新媒体”了:

语言接地气——老百姓都能听得懂,喜闻乐见,甚至还有一些漫画和方言编成的歌曲;

有激情,有胆识——即使被国民党围追堵截的最艰难时期,也能写下“不是一小颗火星,不是一点子曙光,这是满山遍野,势如燎原,到处都是的赤焰……”,这是大无畏的胆识和激情;

有视野——虽身处瑞金,但却放眼世界,旗下的《红色中华》报刊设有“国际风云”、“世界零讯”、“国际时事”等板块,关注着世界每一个犄角旮旯的动向,坚决不做“井蛙”!

在新华社队伍里还有一位大牛,他被称为“首席记者”,也是级别最高的记者,他有时候彻夜为新华社写稿子,每天最多时能写三四篇,他的稿子也深入人心,因为太接地气了,同时又饱含睿智,充满激情,这位资深“新媒体”人作品的特点就是:有激情,有视野,有胆识,接地气!

他就是“新媒体人”毛泽东。

很多人容易忽略的是:人家在民国时期就已经是新媒体圈的大V了,做的公众号《湘江评论》也是粉丝无数,创立的“激情体”文章无论在可读性还是传播性上都秒杀掉其他新媒体好几条街,即使后来公众号被军阀封掉,也能够作为“特约记者”在诸如《大公报》的知名公众号上写文章,还注明“本报添约毛润之先生为馆外撰述员”,足见“新媒体人”毛泽东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新华社“首席记者”毛泽东是怎样成为一名“新媒体”人的。

1918年的中国社会就像是池沼里被搅浑的水,拼命的打着旋,涤荡着砂砾和泥土。各种势力和思潮激烈碰撞,此消彼长,各方军阀杀伐四起,争霸不断,政府也在频繁易主,你方唱罢我登场,给本来就凋敝的社会撒下一地鸡毛。

不会有人注意到25岁的毛泽东正从学校毕业踏入社会。这个来自乡村的大龄青年没有选择在湖南老家谋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作为师范类学校毕业的学生,当时完全可以在当地教个书,去大一点的城市当个编辑,或者托人找找关系,当个公务员。

“不安分”的他跟我们现在的毕业生一样,也向往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背着包袱来到北京成了一名“北漂”,并且集“北漂”人的所有窘迫于一身:

低职位——在北京大学图书馆谋了一个图书管理员的职位,每天的工作就是管理15种报纸。

低收入——月薪只有八块钱。这在当时是什么水平呢?

那时候鲁迅的收入平均下来每月大约有420元左右,北京大学文科学长陈独秀的薪俸每月400元,蔡元培校长的薪俸每月更是高达600元,这些都是社会名流和成功人士,像安稳的中产阶层如中学教师、报社编辑月入数十元至百元不等……呃,高的不说了,看看下层民众吧,处于社会底层的普通工人每月十元左右,他们的生活尚且捉襟见肘。

月薪八元的毛泽东比上不足,比下竟然也不足!

低生活水平——低收入决定了低水平的生活,那时候毛泽东住在面积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子里,这一带的房子都是清代宫内太监死后停灵出殡的场所,可见这里当年并不怎么高贵,房子也就好不到哪里去,关键晚上想想还挺瘆人的。

“一间屋子半间炕”,一进屋就可以直接上炕了,屋里的陈设也是简陋至极,破碎的炕席,书和衣物没地方放,只能堆在犄角旮旯里。

你可能依然对此很不屑,“我也刚毕业,租的房子也就15平,大不到哪里去!”

大多了!你是一个人住,毛泽东他们是8个人!

那间房子当时是毛泽东跟蔡和森、萧子升、陈昆甫、罗章龙等8人合租的,“我们大家都睡到炕上的时候,挤得几乎透不过气来。每逢我要翻身,得先同两旁的人打招呼。”翻个身都要征得大家的一致同意,身材高大的毛泽东不知道是怎么捱下来的。

住得狭窄,吃得更是糟糕。

据罗章龙回忆:“北京米贵难买,经常以炒面调成糊,加葱花、盐末充食。一次子升做了一面盆浆糊,大家外出劳累了一天,虽饿亦无法下咽......我们一起吃馍馍、咸菜。我们八人只有外衣一件,出门时轮流着穿……入冬以后,昼则往沙滩北京大学第一院图书馆阅览室避寒,夜则返寓围炉共话。”

物质上是勒紧了裤腰带,而精神世界也是不断受挫。

一个初来乍到,职位低微的“北漂”人,受冷遇是免不了的。

有一次,胡适在北大图书馆演讲,他可是当时文化和知识界的大咖,大家蜂拥前来听偶像的讲座,而在提问环节,一口浓重的湖南口音从人山人海中钻了出来,胡适问旁边的人:“提问的是哪一个?”当得知是一个不在册的小职员后,竟拒绝回答问题。

除了胡适这样的大咖,梁漱溟、罗家伦、傅斯年都没精力搭理他这个带湖南口音的小职员,这让只想求学的毛泽东有点小受伤。

也难怪,当时胡适也只比毛泽东大两岁,而梁漱溟跟他同岁,罗家伦和傅斯年甚至还比他小,他们这时候已经是坐拥百万粉丝的大V级别人物,年纪轻轻就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尊崇,平时也是一副先生的做派,怎么会随意与一个“不入流”的图书馆小职员论学谈道。

有人曾说,在北京做“北漂”,冬天不管穿多少衣服都会觉得冷,无论认识多少人都会觉得孤独,而对于这样一个没钱、没地位、未来看似也没什么希望的大龄“北漂”青年来说,这种孤独感和失落感更是爆棚的。

其实每个人也都有过这些个经历,在这种境况下我们真没什么不同,青年毛泽东恐怕也会有迷茫的时刻。

由此来看,他离我们并不远。

然而,这种失落和无助的时刻恰恰就是一个十字路口,看似不经意,其实人生紧要的关键几步就是在这里。

毛泽东回忆起那段时间曾说:“在公园和故宫的宫址我看到了北国的早春,在坚冰还盖着北海的时候,我看到了怒放的梅花。”

季处严寒,心遭冷遇的“北漂”人毛泽东却看到了冰雪中包裹的春天,也是信心丝毫不减。

于是,他在此后利用自己图书管理员的身份,“近水楼台先得月”,更加“变本加厉”地向人请教问题,切磋学问,随着他久而久之的“纠缠”,很多人也感觉到这个图书管理员似乎还挺有料,人也还算谦虚,开始由“冷”转“热”。就说胡适吧,第二年就和毛泽东成了“至交”。有人如此表述两人关系的转变:“由于毛泽东虚心请教,经过多次提问、接触,情况逐步变化了。”

从某一个角度来看,北大图书馆管理员的薪资其实并不低,因为有一些隐形的福利:与大V交流切磋、在北大听各种讲座、泡图书馆。

而这也是一般人利用不起来的,正是借助于这些,一股“洪荒之力”在青年毛泽东的胸中慢慢酝酿。

在北京取够了经之后,“藏器于身”的他就回到湖南长沙要干一番事业,做什么呢?

投身那些稳定的职业肯定是不能了,不然北京就白去了,思来想去,最合适的莫过于做“新媒体”!

在当今,新媒体作为一种新文化产业,与网红、房地产中介并称贫寒子弟逆袭的三大利器,当时的“新媒体”也跟今天一样。

新文化运动之后,传播自由、民主思想的报刊与传统报刊相区别,就成了一种“新媒体”。它们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现,很大一部分都办得很糟糕,慢慢就成了没人阅读的“僵尸号”,但也不乏优质者,圈粉上万人,有人凭借一篇登在“新媒体”上的文章就可以一夜成名,天下皆知,旋即跨入名流圈。

当然,新媒体也是传播新思想的最好平台了。

除了最有影响力的《新青年》,还有好多个门类:

嬉笑讽刺类——《自由杂志》

亲子教育垂直类媒体——《儿童世界》

都市名媛消费类杂志——《香艳杂志》

那种描述都市时尚生活的时尚博主类文章——《紫罗兰》、《礼拜六》

灵异亚文化类——《灵学杂志》

图画跟文字一样多的画报类——《良友》

......

那时候的“新媒体人”也是走标题党的路线,有不少神来之笔,不仅幽默风趣,而且辛辣有力,其功力之深厚绝对甩出当今的标题党好几条街:

“何省长昨日去岳麓山扫他妈的墓”——内容是当时的湖南省代省长何应钦给其母扫墓。

“丰子恺画画不要脸”——丰子恺的人物画,脸部虽然没有眼睛鼻子,却维妙维肖。

“物价容易把人抛,薄了烧饼,瘦了油条”——反映物价上涨。

……

毛泽东的《湘江评论》就在这股全民大办“新媒体”的热潮中悄悄出现了。

作为一个新媒体,首先就是要有清晰的定位和受众群体,青年毛泽东的新媒体并没有选择做一些小文青的杂文、散文类内容,也没有去讨论学术、教育、生活这些,他还专门指出来“不谈金钱、不谈女人、不谈家庭琐事”,狠狠箍住时代的痛点,直指时局!

心中藏着“洪荒之力”的青年毛泽东一开始就把杂志宗旨定位成了:鞭挞时弊、鼓吹革命、宣传新思想!

当时割据湖南的军阀是“狠人”张敬尧,别以为军阀不会在意这些舞文弄墨的知识分子,就在毛泽东开办《湘江评论》的一个月之前,全国最知名的博主之一陈独秀就因为发文章批判时局而被军阀抓进了大狱。

而青年毛泽东不但毫不在意这些,反而积极为陈独秀发声,在《湘江评论》出版的第一期,毛泽东就大声疾呼北洋军阀赶紧把陈大佬放出来。

“陈君之被逮,决不能损及陈君的毫末,并且是留着大大的一个纪念于新思潮,使他越发光辉远大,政府决没有胆子将陈君处死,就是死了,也不能损及陈君至坚至高精神的毫末。”在文末,近乎狂热地喊道——“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至高的精神万岁!”

满是对自己偶像无故被抓的愤怒和不平,现在读起来都能感觉到那种“理直气壮”。

我们也可以窥见出他的这份杂志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三个字:有激情!

他的文字迅猛、激烈、难以抑制,文字之间的缜密和气势犹如万辆战车滚将过来。

如果你把他文章中的那些感叹号去掉,会发现其实那种激情丝毫不减,分分钟就把人的情绪点燃,青年毛泽东的文字天然就是新媒体的风格。

到底是有多新媒体呢?

当时粉丝量排名前十的时评类新媒体《东方杂志》是一档很牛的、足以跟《新青年》媲美的杂志,在论述妇女权利问题上是这样说的:

“女权之兴非释放礼法之范围,实欲释放其幽囚束缚之虐权,且非欲其势力胜过男子,实欲使平等自由得与男子同趋于文明教化之途,同习有用之学,同具强毅之气,使四百兆人合为一大群,合力以争于列强,合力以保全我种族,合力以保全我疆土,使四百兆人无一非完全之人,合完全之人以成完全之家,合完全之家以成完全之国,其志故在兴全球争也,非兴同族同室之男子争也……”

相关新闻
洪秀柱力推国民党青年参政 碰触敏感议题还原历史

洪秀柱力推党内青年参政,碰触敏感议题还原历史真相。(图片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国民党主席洪秀柱寻求连任党主席,力推国民党内青年参政,主打与青年世代结合。洪秀柱认为,年轻世代被有心人士操弄,国民党背负莫须有罪名,因此她的团队拍摄纪录...

不请大佬请“网红” 洪秀柱选前之夜请他抢攻青年票

洪秀柱。(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国民党主席选举明天(20日)投票,今晚选前之夜各候选人频打名人牌要最后冲刺选情。争取连任的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晚间在新北市的造势晚会,将由近来在网络上掀起讨论的“Power锟的纸牌屋”主角、台大政治系教授李锡...

民进党成也青年 败也青年

近来,民进党在台湾青年当中受欢迎度下滑引起关注。台湾《旺报》今日发表短评说,最近台湾少年权益与福利促进联盟等组织透过网络对蔡当局和各政党打分,结果显示,青年对民进党的认同度已从2015年的28%下滑到今年的2.06%,对蔡当局的青年政策落实度,受访青年也多认为在2成、3成之间。至于青年对蔡当局施政满意的部分,主要集中在不当党产、年金改革和婚姻平权,平均...

阿富汗媒体办公地点遭袭致4死17伤

新华社喀布尔5月17日电(记者代贺)阿富汗东部楠格哈尔省政府发言人胡吉亚尼17日证实,一伙武装分子当天针对阿富汗国家广播电视台位于该省首府贾拉拉巴德市的办公地点发动袭击,造成包括3名袭击者在内的至少4人死亡,17人受伤。   胡吉亚尼当天对媒体说,袭击发生于当地时间上午10时30分左右。目前,受伤人员已全部转移至当地医院接受治疗,其中8人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