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历史尘灰  >> 正文
新闻

赵园《想象与叙述》:明清之际的历史想象与叙述

www.taihainet.com 2016-01-19 17:07 来源: 凤凰读书

 明清之际之于我,不是现成的大概念的个例,相对于已知“一般”的“个别”,而是一段有自身生命的历史生活。这种具体性自然来自对具体的士的解读,即我所谓的“读书人”。我的兴趣始终更在这段历史生活中的人的命运,人对其命运的思考。

——赵园

【书籍信息】

书名:想象与叙述

作者:赵园

定价:58元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ISBN: 978-7-303-19408-7

 

内容介绍

作者从明清之际人物文集入手,关注那些贴近士大夫的人生境遇的思想,以及他们在这一历史瞬间的感受与命运。透过这些描述,士大夫的“精神气质”系于他们言说的态度与方式,回到那一惊天动地的具体情境,关注那些曾经鲜活的个人的言说,使得本书具有很强的文化感染性与学术生命力。

作者介绍

赵园,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有《艰难的选择》、《论小说十家》、《北京:城与人》、《地之子》、《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制度·言论·心态——<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续编》、《易堂寻踪——关于明清之际一个士人群体的叙述》等学术著作,以及散文、随笔集《独语》、《窗下》、《红之语》等。

【自序】

几年前,出版演讲录一度像是成了风气。为这风气所鼓动,我也试着将在高校及其他处的演讲整理出来,却终于放弃了——那是一些书面化的“演讲稿”,不但拟之于前,且反复修改增补于后。也曾发表过几篇“录音整理稿”,无不经了事后的润色,只能称之为“仿演讲体”。既然不能忍受口语的啰嗦、为演讲这种场合必不可少的废话闲话东拉西扯、随机的“生发”,也就不能不牺牲了文字间的“现场性”。于是重新设计,就有了这样的一本小书。

本书的前一组文章,仍然以明清之际为时段,分别由几个较为具体的方面,讨论关于历史的想象与叙述:《瞬间》处理的是关于事件的叙述,《忠义·遗民》讨论关于人物的叙述,《废园》则梳理某种象征隐喻在这一时段历史叙述中的运用。后一组文章是上述讨论的继续与延伸,而以明清直至当代有关元、明、清的叙事史学为分析材料。两组文章所取材料不尽相同,讨论的问题却有贯通且前后呼应。无论“想象”还是“叙述”,都非文学的专利。“叙述”之为课题,固然不只与文学、史学有关,“想象”作为能力,也非为文学者专擅;在本书的讨论中,更涉及精神史、心态史的层面,有思想史与其他学科的交集。

前此我关于明清之际的论述主要凭借文集,明清间的野史,近人的叙事史学的著作,写作本书时才集中地阅读。也因了这一番读史,更体会到了叙述之难,真切地感到了一代代知识人、学人寻求“历史真相”的艰苦努力。不能直接阅读外文原著,也仍尽我所能地读了几种国外汉学 著作的译本。我感兴趣的,当然是那些不同背景的学者想象古代中国、想象明代、想象明清之际的方式,尤其这种想象中陌生的方面。如若没有丰富的差异,这项研究会令我感到索然无味的吧。

明初的社会、政治面貌,要由元末以至有元一代来解释。除了某些具体的制度设施,那个延续近一个世纪之久的朝代将什么留在了后续的历史中,并不那么清楚。对于元代,我却只能小心翼翼地“触碰”。事实上关于元明之际,前此已略有触及——明人与元遗民、元儒有关的言论(《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下编第五章《遗民史述说》及该章附录《论许衡、刘因》)。说宋、说元,通常被明人作为言说自己的时代与自身命运的方式,有关的言论提供了深入明人的思想世界的线索。这些材料,无论治元史、还是治明代思想史者都不免会忽略。而“深入明人的思想世界”,是我所能为自己提出的任务。本书中的有关分析也仍然在这一方向上:明人以至近人关于元代的记忆与想象。于此我关心的更是普遍的知识状况——我们往往无知而有坚固的成见,不惟对于元代如此。涉及宋、元,我的兴趣依然在朝代的衔接处。我尝试着由“明清之际”伸展开去,尽管更像是一种意向、姿势。我相信诸多“之际”均有研究、开发的价值,只是自己力有未逮罢了。

这本书的写作使我有机会由具体的研究课题中抽身,考虑一些诸如“方法”之类的问题,也借此反身回顾,将曾经的“研究”作为考察、批评的对象——自己的研究赖以进行的条件及其间的问题,是我长期以来有意无意地避免直接面对的。《寻找入口》一篇,回顾关于明清之际的思想史研究中寻找所谓“切入点”的过程,较之报告一项已经达到的结论,对于年轻的学人或更为有益。我一向缺少方法论方面的自觉;进行一项研究,也不大有“策略”方面的设计。正是“演讲”这种场合迫使我反刍。其实我更愿意告诉年轻学人的是,并没有什么现成的“路径”,你所应当做的,是面对难题,寻求自己的解决之道。附录中关于治学的两篇,更贴近学术工作中的个人经验——并非认为已有资格谈“经验”,只不过从事既久,总有愚者千虑之一得,或可与人分享的意思,也可证我与本来的专业(即中国现代文学)并没有失却联系:“杂谈”的某种针对性,多少也因演讲所面对的,主要是从事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的年轻人。

友人出了一本书,《害怕写作》,他的学生说,老师害怕写作,还写了好几本,不害怕又该如何。我其实是理解这害怕的。此外,还有一点害怕演讲,不能像我的不止一个友人那样,总能在讲台上挥洒自如。我常常会感到不知从何说起。这既与我的书斋生活方式,也与我的工作方式有关。在阅读与研究中吸引、触动了我的,通常较为具体琐细。我可以找到适宜的文体容纳它们,而那些意思也像是只宜于书写。由此也更相信自己的所谓“研究”,极其依赖于文字组织。一些混沌的想头、混茫的思绪,一旦明白说出,有可能意味全失的吧。“烦碎杂沓”而“寡要”,缺乏统摄性的“问题”,也缺乏支持“统摄”的理论体系,我将此视为能力上的缺失,对研究生说,他们可以用一种简便的方式自测,即为自己的论文写“提要”,倘无“要”可提,那么论文能否成立就大可怀疑,却又对此不无游移——“提要”是否真的是有效的自测方式?所谓“论文”也者,是否真的有划一的标准?

既然有“演讲录”的设想在前,即使不曾都用于演讲,最初的设想仍然影响了写作的方式与态度,即如近于“倾谈”的那一种态度。被“论文”、“专著”捆绑的时间太长,原本希望多少打破学术文体的拘束,稍稍舒张一下肢体,却又因不能容忍散漫与随意,将“逸出”的部分一删再删,终于写成了现在的样子。“自由”不可能仅由文体承诺,那更像是一种所谓“心灵”的能力。据说东欧开放之初,有作家发现自己竟不会写作了,对那突如其来的“自由”无福消受。我的问题是另外的一种,即因了学术的“规训”,也因了积习,早已不能“信笔所之”。但既有讲稿的基础,与论文就有了不同,写作中也较有对象感,诉诸大致明确的受众,是用之于特定情境的文章。演讲不同于论文,也不同于通常的对话、交谈的,也无非“态度”。这本小书与我已经问世的所谓“专著”的不同,即在此“态度”。

我曾讨论过明代士人的讲学。由理学语录及其他讲学记录,不难想象其时情境,发生于这一特殊场合中的故事。也曾在散文中写到自己与讲台有关的经验,比如上个世纪80年代讲台上下互为激发、“煽动”的情境。即使经历过那种时刻,我也仍然更习惯于书斋中的写作:你可以想象读者,也可以不想象。即使偶尔面对听众,观察也极粗疏,甚至不如鲁迅笔下的高老夫子,尚能瞥见半屋子的眼睛,“许多小巧的等边三角形”,以及“蓬蓬松松的头发”。却也略有一点故事。在上海某校演讲后,友人发给我网上的讨论,最热烈的话题是,某位女生提问时,大家应不应该发笑,赵老师应不应该也发笑;赵老师为什么不正面回答女生的提问,而是让她去查书。我对友人说,他的学生很厉害。另有一个细节。也是在那所大学,一个小女生走到我面前,说,她觉得我“特慈祥”。

此外还能记起的,是在文学所向几个研究生授课。那往往不是在“返所日”,长长的走廊昏暗而空洞。学生们沉默地听着,使我觉得自己的声音像是流荡在荒漠中,没有回声。那真的是一种特别的经验。

写这本小书,系应培元之约;对于我的一再延宕,培元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书稿完成之时,除了一向支持我的大陆的友人、同行与读者,我要感谢台湾的学者,与他们的交流,在我,是一种美好的经历。我还要感谢《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及其续编的责编张凤珠先生,《易堂寻踪》的责编张国功先生,感谢他们为我的这项研究的面世付出的心血。

在本书中我曾谈到学术研究的作用于研究者。这里我得说,写作本书,无疑多少影响了我面对历史时的感觉。每一项研究都有可能让你有一点改变,即如改变了一点你与“世界”的关系——这是否也正应当是你所期待的?

赵园2009年5月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台海网官方微信(taihainet)

  • 台海网微信

  • 厦门微公益

  • 海峡导报微信

  • 厦门第一时间

相关新闻

  • 戴锦华:中国电影无法触碰历史幽灵 但能呈现历史被删除的状态
  • 110年前,威尼斯金狮奖得主贾樟柯选择了将自己的艺术片《三峡好人》与现象级国产大片《满城尽带黄金甲》同天上映,他以堂吉诃德式的行为向整个内地电影市场宣战,在30万对2.9亿的票房殉道后,留下那句名言:崇拜黄金的时代,谁还关心好人?近10年过去,中国电影市场掀起...
  • 厦利用外资规模创历史新高 去年继续保持全省第一
  •   台海网1月19日讯(海峡导报记者张顺和通讯员厦商轩)过去的一年,厦门利用外资亮出了不错的成绩单。  据厦门市商务局统计,全市去年新设外资企业726家,同比增长74.1%;合同利用外资金额41.6亿美元,同比增长45.9%;实际利用外资金额20.9亿美元,同比增长6.2%,利...
  • “七七事变”亲历者郑福来:讲述抗战历史64年
  •   据中新网报道,有人说战争年代牺牲的那些人都是傻子。我说了,没那么些傻子国家能有今天吗?!2015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也是郑福来老人84岁的本命年。从1951年他接待美国友好人士、著名记者作家爱泼斯坦开始,在卢沟桥和宛平城将近一公里的路上,郑福来讲述中国人民...
  • 被“遮蔽”的黎元洪故居
  • 虽缺少崇高和壮美的风采,但他的宽柔亲和是更具有现代性的国民理性北京王府井大街北端西侧,华侨大厦的对面,王府井大街27号,有一个十多层的社科博苑宾馆,宾馆前有一个水泥影壁挡住正门。楼的北侧也开有一门,挂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牌子,在拐子型楼的连接层中间还奇...
  • 泉州举办“瞬间看历史”图片展
  •   台海网1月11日讯(海峡导报记者郭冰德文/图)在闽台小三通十五周年之际,瞬间看历史两岸交流交往图片巡回展昨日上午在泉州市源和1916创意产业园开幕。  据了解,该图片巡回展已分别在2013年于福州、2014年于厦门成功举办。此次走入泉州,主办方全新选择105幅历史新闻照片,经...

关于台海网 - 导报广告价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算举报电话:0592-968801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90014) 闽ICP备07001623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版权声明: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海峡导报(台海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