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江湖鸡毛  >> 正文

梁羽生长子忆父亲:对联造诣比武侠小说高

梁羽生长子忆父亲:对联造诣比武侠小说高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成都商报 王炜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陈心宇,一个很低调的人,不喜欢在人前提父亲的名字来炫耀自己的身份,就连与他共事多年的好友也不知道他是梁羽生的儿子。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在华人世界里,他是无人不晓的武侠文学大师,公认的新派武侠小说开山鼻祖,很多作品都被搬上了荧幕。2009年1月22日,梁羽生在悉尼病逝,但他的《萍踪侠影》、《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等作品里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永远留在武侠迷心中。

  梁羽生共有三个儿子,陈心宇是梁羽生的长子。据悉,陈心宇是一个持牌会计师、考取了法律硕士的学位,曾在多家上市公司任职审计师及重要职位。生活中,择偶标准极高。

  梁羽生早前移居悉尼,陈心宇却没选择继续留在悉尼,而是选择回香港工作。“与香港相比,悉尼的生活主调太悠闲,太单调。我还是喜欢香港,毕竟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与朋友谈到照顾父亲的问题上,陈心宇显得很惭愧,之前梁羽生离开香港时,将香港的所有物业都沽了出去,陈心宇回香港重新发展,因房屋居住面积并不宽敞,加之自己喜欢看录像,所有的空间都被各类影碟占据了,所以每次父母来香港,都住在酒店。

  走经济财务专业的路,可说是为了平衡自己的性格

  记者:您父亲的文学气脉对您的性情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出身于书香门第的您,怎么没追随父亲走上文学之路?

  陈心宇:不管是遗传或是后天环境的因素(父亲的性格、生活及家庭环境等)对我的性格肯定是有影响的。我的性格也有点“书生气”,对世俗的事情也时有格格不入的感觉。走经济财务专业的路,可说是为了平衡自己的性格,为入世而“入世”,毕竟我没有父亲的天分,没有在现实生活中“我行我素”的本钱。二来是父亲在文学上的成就,恐难青出于蓝,感到一点压力,故不如另走一条自己的路。

  但话说回来,我父亲大学本科是念经济的,在上世纪70年代后他的主要收入是来自财务投资的。每天文学写作及对各上市公司的财务分析、投资计算的时间可以说是五五开。所以可能我是遗传了他另一半的才能。

  我个人对文、史、哲方面的兴趣也很大,但时间有限,可能要在退休后才能在这方面深入学习。

  记者:梁先生在人格魅力、父子教育方面对您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陈心宇:在我那个年代,父子的关系比较严肃,不像今天的父子像朋友一样。但父亲在我十多岁时告诉我,我家传统对子女的教育是:子女在外做什么都可以,做父亲的不会干涉,但出了事不要回家哭爹喊娘的,“打掉的牙齿和血吞”。这句话至今都是我的座右铭。

  父亲喜欢历史,小孩时,晚饭后都会和我们几兄弟讲述历史的人物、故事。对我们长大后的胸襟、处事肯定都有帮助。而令我印象最深的事是在父亲离世前几天,当他头脑仍清醒时,仍在手执的《唐诗三百首》一书上写下注释、心得。令我深深领会到“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治学态度。

  父亲对联的造诣在学术上的地位确实比武侠小说高

  记者:现如今,我们传统意义上的武侠文学四大家之后,感觉现在武侠文风后继乏力,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陈心宇:对武侠文风后继乏力,我个人认为是时代演进的必然现象。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及之前,大众娱乐的媒介是报纸,每日读者追看章回小说,就像今天大家追看电视连续剧一样。记得父亲多次接受访问时都提到“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但现在武侠小说给予大众娱乐的功能大大退减,余下可能是只能满足小众兴趣的文学价值。没有市场便自然后继无人。我对这个现象是颇悲观的。当然这可能只限于武侠、推理小说等具有娱乐性的作品,前两年网络文学如《明朝那些事儿》成为畅销书,就证明还是有很多人喜爱读书的。

  记者:梁先生最精道之处在于对联上的造诣,能否给我们一些具体的例子?

  陈心宇:父亲对联的造诣在学术上的地位确实比武侠小说高。他于对联的研究可看其著作《名联观止》,他个人对这套书非常重视。我个人非常喜欢他为自己写的挽联:“笑看云霄飘一羽,曾经沧海慨平生”,如今这对联刻于他的墓碑上。

  记者:梁先生和金庸先生是曾经的同事,同为新派武侠小说的两大宗师,据您了解,两人之间的关系怎样,有没有比较耐人寻味的故事?

  陈心宇:父亲和查先生关系可以说是惺惺相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时由于历史、政治的问题没有见面,但他常提起和查先生在大公报一起工作的事。互相比较强弱是有的,但并无外界所说的有什么耐人寻味之事。

  据《成都商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