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读无用书  >> 正文

白先勇:我恨张爱玲没有读懂《红楼梦》后四十回

www.taihainet.com 来源: 中国新闻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中新网苏州4月27日电 (记者 钟升)“张爱玲曾说过人生有三大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无完本。我则恨张爱玲没有读懂《红楼梦》的后四十回。”26日晚,台湾著名作家白先勇造访苏州诚品书店,以“正本清源说红楼”为主题,阐述了自己对《红楼梦》程乙本与庚辰本之争以及后四十回的看法。

  白先勇以“正本清源说红楼”为主题讲述自己对《红楼梦》的见解。 钟升 摄

 

  《红楼梦》问世早期都是以手抄本的形式流传,因为抄书人文化水平不同、喜好各异,有时会对书中的内容擅自进行增减。1792年前后,程伟元与高鹗用活字印刷术,将120回的《红楼梦》排印出来。随后为了勘误,又重新印制了一版,两个版本被称为“程甲本”与“程乙本”。民国时期,亚东图书馆以两个版本为底,印制了标点版《红楼梦》,加上有胡适作序,风行一时。截至1982年,程乙本《红楼梦》共发行了110多万册。

  然而,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以仅有78回的庚辰本为底本,发行了新一版《红楼梦》。由此为开端,庚辰本开始在版本之争中占据上风,至今已印出了700多万册,程乙本则开始被边缘化。

  据白先勇介绍,他曾经将两个版本的《红楼梦》进行比对,发现其中存在170多处相异的地方,其中一些情节甚至南辕北辙。譬如引发大观园抄检的“妖精打架”绣春囊,在程乙本中是潘又安赠送给司棋的,在庚辰本中却是司棋送给潘又安的物品,“司棋一个深家大院的丫鬟怎么会有这种市井之物,而且赠送给大观园外的潘又安,既不合情理,也与书中脉络不符。”还有在程乙本中性情刚烈、守身如玉的尤三姐,在庚辰本中被描写成和贾珍有染的轻薄之人,“犹如被涂了一身墨,把这个角色完全糟蹋了。也和之后尤三姐为向柳湘莲表清白自刎的情节有矛盾”。

  白先勇认为:“抄有脂砚斋批语的庚辰本对于红学研究有着无可取代的功用,但从内容角度,程乙本更适合作为通行本。去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也重印了程乙本,程乙本应恢复它应有的文学地位。”

  《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也是红学家讨论的焦点。在白先勇看来,《红楼梦》将18世纪贵族之家生活的林林总总以一种工笔画般的文笔描画下来,其中既有江南的温婉柔情,又有燕地的慷慨苍茫。“是时代造就了《红楼梦》,书中的气象只能符合乾隆时期的兴盛社会。我不能想象这本书是完成于民生逐渐困顿的道光年间。”

  白先勇说:“世界上的名著有很多,但再没有一部是由他人续篇完成的。生平完全不同的两人无法在写作风格与思路上达成统一。《红楼梦》最后‘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大悲之心,不是生平庸碌的高鹗能有的心境,只能出自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的曹雪芹。”

  近期,有学者提出,《红楼梦》开始只有八十回是因为后四十回中贾府被抄家的情节有影射曹家被雍正皇帝抄家的嫌疑。因此曹雪芹在生前不敢公开,死后才渐渐流传开来。对这一说法,白先勇颇为认同。他表示:“很多人认为后四十回的文笔不如前八十回,其实是因为前部分是贾府兴盛时,文笔自然要绚烂华丽。后四十回贾府盛极而衰,文笔也渐渐收敛、萧瑟。这是情节所需,并不是因为写作者功力不够。包括张爱玲在内的很多人都误读了《红楼梦》,我希望能正本清源,把《红楼梦》的著作权还给曹雪芹。”(完)

相关新闻
林黛玉:傲骨之外多了一点傲气

对不少读者来说,喜欢林黛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的超凡脱俗。在《红楼梦》中,她似乎比贾宝玉还要蔑视功名富贵,不仅“孤高自许,目无下尘”,而且有“孤标傲世偕谁隐”之句,表现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高洁。 但也有看法认为,黛玉的“孤傲”是孤芳自赏,是到处树敌,是不通人情...

白先勇携手苏州昆剧院推出新版昆曲系列演出 压轴的《玉簪记》上映

台海网2月25日讯 据厦门广电网报道,由台湾作家白先勇携手苏州昆剧院创作的《玉簪记》、《白罗衫》、《潘金莲》三部经典昆曲的新版系列演出近日在台北上演。其中压轴的《玉簪记》24日上映,让台湾观众近距离感受昆曲之美。   《玉簪记》是昆曲舞台上经常上演的经典之作,讲述了书生潘必正与道姑陈妙常的禁忌之恋。舞台采取极简写意风格,服饰和演员妆容的颜色淡雅和...

关晓彤化身《红楼梦》王熙凤 穿越时空对话经典

在新一期的《王牌对王牌》中,关晓彤化身《红楼梦》王熙凤,穿越时空对话经典。   在新一期的《王牌对王牌》中,关晓彤化身《红楼梦》王熙凤,穿越时空对话经典。   在新一期的《王牌对王牌》中,关晓彤化身《红楼梦》王熙凤,穿越时空对话经典。   在新一期的《王牌对王牌》...

红楼宴饮中的女性与男性

《红楼梦》没有了酒,就像《水浒传》没有了江湖。酒在全书的字里行间哗哗地流淌着,从第1回一直流到第117回。   《红楼梦》里的酒宴,除了年节生日,一般都是男女分开的,就像观察组和对照组,并排着从一连串的酒宴中穿行而过,举杯投箸,悲欣交集,直到淡出画面。   林潇湘魁...

走过历史的长廊——白先勇分享新书《八千里路云和月》背后的故事

“历史是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如果没有了历史,这个民族就患上了失忆症。不管怎样,我要把历史记下来。”26日,台湾作家白先勇在台北分享他的新书《八千里路云和月》写作背后的故事。 《八千里路云和月》日前由台湾联合文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收集了2002年以来白先勇发表的各类散文篇章,记述了作者父母和那个忧患重重的年代、师友之间的情谊往来,以及近年来撰写的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