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读无用书  >> 正文

张之路小说《吉祥时光》:历史场域中的童年叙事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新华网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3月18日,作家出版社在京举办了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张之路最新作品《吉祥时光》的研讨会。

  张之路是我国当代著名作家、剧作家,曾获国际安徒生奖提名奖以及中国安徒生奖。著有长篇小说《霹雳贝贝》《第三军团》《非法智慧》《汉字奇兵》等,作品曾影响了几代读者。新作《吉祥时光》是首部凝望新中国成立前后时期的童年忆往,穿越岁月历久弥新的成长故事;是来自朴素年代的温暖与光亮,重现着淳良、温厚、达观、仁义的中国情操。

  此次新书研讨会定名为“历史场域中的童年叙事”。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高洪波,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金波,以及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等人出席了活动,作家出版社总编辑黄宾堂主持了研讨会。

  高洪波评价这部回忆体、笔记体小说是张之路近年来相当重要和特别的一部作品。“小说用悠长舒缓、平和冲淡的笔调细致地刻画了1948年到1957年期间北京男孩吉祥的童年生活,用孩子的眼睛映射出新中国成立前后的社会百态。而对这七年时间中国社会的书写,在儿童文学作品里也是第一次。”

  金波以《吉祥时光》中的《乳白色的小树》《牵着妈妈的手》等篇目为例,称赞小说文风冲淡平和,始终充盈着一种诗意的温情的气息。“它是个体的童年回忆性书写,却并不属于个人的怀旧式的惆怅回望,它试图捕捉住在飞速流转的时光中那些遗落的美好、那些童年的真趣,和今日的孩子一同分享,一同品味,一同守望。”

  张之路表示,书写自己的童年是他多年的愿望,虽然《吉祥时光》是个体的童年回忆性书写,却它并不属于个人的怀旧式的惆怅回望,它试图捕捉住在飞速流转的时光中那些遗落的美好、那些童年的真趣,和今日的孩子一同分享,一同品味,一同守望。

《吉祥时光》后记

张之路

 

  当我把《吉祥时光》的“完成稿”交给编辑的时候,我发现我还有许多东西没有写。

  我没有写西墙下的夹竹桃:雨后的院子,蜻蜓在空中飞舞,有的一只架在另一只的身上飞,我们不知道这是爱情,我们管它们叫“架彩”;有的蜻蜓落在盛开的夹竹桃上,悄悄地走过去, 一抓一个……如果能抓到“膏药”或者“捞兹儿”(两种特殊花 纹的蜻蜓),那就是中彩了。

  我没有写草地上的指甲草:姐姐把指甲草上的花瓣摘下,用小木棍儿在石头上捣碎,除了把她的指甲涂得通红,还把它涂在我的腮上,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我没有写小南屋前的玉簪棒:我一岁的时候,手里拿着含苞的白花儿,光着屁股和它合影。那张照片被压在玻璃板下,最精彩的地方后来被沁进的水沾掉了……

  我还没有写枣树上的杨剌子:那绿色的虫子几乎蜇遍了家里所有的人,但回忆起枣树时,它与又脆又甜的枣子却同样出现在你的眼前……用现在的眼光观察杨剌子,它的外表是很酷的。

  想到这些难忘的小生命,似乎被写空了的心忽然又变得充盈起来。

  书写自己的童年是我多年的愿望,但是有一天,当我提起笔来的时候,我发现开始的时间太晚了,许多事情已经不记得了。尤其是那些情感和话语,那些声音和颜色。

  那个家、那个院子我已经离开了五十年,许多人和事都已随风而去,留下的也已经支离破碎……岁月流逝,星光逐渐暗淡。除了时间和距离,还因为十年特殊时期摧残了那里无辜的树木花朵,摧毁了那里善良的生命……

  “想不起”和“不愿想起”,让我沉重而纠结。我想念那个地方,但是我不愿意回去,那里有我难忘的美好时光,也有不堪回首的记忆……

  我看着大楼拐角的一株玉兰,已经是冬天了,没有一片树叶,却有一个个“花苞”俏立枝头,我实在分不清这是玉兰树的“迟暮”还是蓄势待发的“新生”。

  我就像在冬天的季节里寻找春天的花朵,艰难虽是艰难,但生命的绽放总是给我意外的惊喜!

 

  我还是要写,童年在记忆的深处,当你试图唤醒它的时候。有时候它像个陌生人一样走到你面前,让你不由不怀疑,这是我的童年吗,还是我的思念走火入魔了?有时候它却又奇迹般跳起来拥抱你,让你返老还童。

  我努力地在写。生活本来馈赠给我的“戏剧性”的可以变成故事的情节都随着时光消失了,尤其是那些细节和语言。剩下的只是一个个镜头和画面,缺少的是动人的感情的记忆。

  有人说,大人物的回忆是属于“历史”的,小人物的回忆则是属于“文学”的。我虽然是个小人物,但心中童年的故事里也有刻骨铭心的历史,我不愿意让我的读者以为我的童年是在一个虚无的年代度过的。我希望读者能看到过去,能看到那个时代中一个真实的童年。

  我用心地在写。这不是一部回忆录,因为我的童年里还有属于文学的人性和温情,也有可以启迪人生的智慧与文化。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相信,我的童年若写到心灵深处,便也是你的童年。

 

  这几年因为各种机会让我看到许多作家书写自己童年的书。我有兴趣思考和讨论这个问题,我也从同行和朋友们的作品中学习到不少经验。

  希望把童年写成一部文学作品,那就要在真实的基础上有适当的虚构。但是许多写作者在书写的时候都发现,真实的生活是排斥虚构的。但是没有虚构,就没有“文学”。我理解的这里的虚构,实际是感受过、思考过的生活。我现在写下的“文学”是感受过的生活。

  我自己在书写童年的时候,经常遇到几个问题:重大历史事件和普通生活的关系,沉重与轻松的关系,童年中儿童视角与书写者当下思索经验的关系。

  不断地遇到,不断地克服,也就不断地获得成功感。

  我还想写出老北京的文化,可什么是北京文化呢?北京文化有好多种,皇家文化、士大夫文化、平民文化。我们的主人公的身份决定了他的文化阶层,而不是非要找个京剧演员或者八旗子弟来站脚助威。

  北京有句老话:东富西贵,南贱北贫。在20世纪50年代,虽说都是北京,但各地区又都有自己的文化和语言。有些俏皮话很有色彩,反问句居多,大都用在不太友好的场合。售票员问:“先生,您买票了吗?”这位先生不高兴了,就回答:“买票了吗?你把这个‘吗’字给我去掉成吗?”再比如,甲不小心碰了乙,甲说:“哟,没看见——”乙回答:“没看见?!你长着眼睛是喘气儿用的?”

  这些对话有特点,但不能代表老北京人都那样说话。我觉得古道热肠是老北京人一个特点,凡事要讲个“理儿”也是如此。我尽力而为,不太刻意。

  我还庄重地在写。我要用这部作品寄托我对父亲、母亲、姐姐的思念,送给我还健在的哥哥、我的朋友们,同时献给那些真诚和善良的好人。

  感谢作家出版社的编辑左昡、邢宝丹。感谢那些支持和鼓励我写作的读者朋友!

相关新闻
专家回应“假课文”:语文不是历史 课文包括虚拟文学

“网上说孩子用的语文课本中有不少是错误的,这不是在误人子弟吗?”北京市海淀区一位二年级学生家长老胡气愤地说。 近日,一篇名为《校长怒了!还有多少假课文在侮辱孩子的智商?》的帖子在网上广泛流传,老胡所在的家长群一下热闹了起来。 在这份网上热传的帖子中,罗列了不少现在正在使用的小学语文课本中的具体错误,比如,某版本的二年级课本中的课文《爱迪生救...

历史上谁为了当皇帝不惜亲手杀死十位至亲?

核心提示:根据史书记载,单是至亲,武则天前后共杀死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四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亲甥女,而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争宠争权,实现她的皇帝梦,可见其人险毒至极矣。不过平心而论,她当上皇帝以后,确实也采取了一些进步的改革措施,包括广开科举,知人善任,抑制豪门垄断;她奖励农桑,兴修水利,使得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为后来的“开元盛世”打...

厦门铁路文化公园斑驳的轨迹里 有记忆中无法抹去的历史

厦门市铁路文化公园在建成公园之前曾经是鹰厦铁路延伸线的铁轨所在地,在厦门交通发展史中也长久的存在于厦门人的记忆里,但随着厦门的发展,这段老铁路早被废弃。 “新鲜旅厦门”日前就发布微博称:行人匆匆,时空交错,斑驳的轨迹里,有着记忆中无法抹去的历史,有感于厦门最近的...

台媒:民进党妖魔化国民党的谎言终会被拆穿

中国台湾网3月1日讯 台湾《旺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二二八”事件成为绿营年年操作的话题,且在其二次执政之后仍持续撕裂历史伤口,将国民党及蒋介石妖魔化。随着历史档案逐渐开放,在民间人士亲自访谈受害者及相关人士之后,对于死亡者人数渐渐明确,绿营仍持续撒谎扩大死者人数,谎言终有被拆穿的一天。   文章说,以对“二二八”事件赔偿条件来看,不论死亡者...

鼓楼今年将改扩建8条路 结合历史街巷增添文化味

西洪路正在铺设管网 台海网3月1日讯 据福州晚报报道 鼓楼区建设局昨日表示,今年鼓楼缓堵项目涉及8条道路、10条小街巷,除了改扩建道路,还将结合历史街巷和水系梳理,增添文化味。 西洪路扩建 将添文化味 昨日下午记者看到,西洪路二环路口立着施工告示牌,两侧黄色挡板一路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