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生活频道 >> 文化 >> 读无用书  >> 正文
新闻

胡耀邦秘书高勇出书:他的家庭抓不出腐败分子

www.taihainet.com 2016-02-29 14:52 来源: 新京报

近日,《我给胡耀邦当秘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高勇是胡耀邦在团中央工作期间的秘书。“政事儿”独家专访高勇,揭秘这本书的幕后故事,以及他与胡耀邦交往的历史细节。  近日,《我给胡耀邦当秘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高勇是胡耀邦在团中央工作期间的秘书。

  全书分九章,共计27万字。在这本书中,高勇回顾了胡耀邦任职团中央书记之后的诸多往事,以及胡耀邦骨灰安放在共青城的历史记忆。

  据高勇介绍,书中涉及事件多为他亲身经历。

  2月26日,“政事儿”专访高勇,独家揭秘这本书的幕后故事,以及他与胡耀邦交往的历史细节。

2

  高勇生于1931年。1952年4月进入团中央工作,担任团中央组织部秘书科干事。1959年3月,他调任胡耀邦的机要秘书,直到1964年8月。文化大革命期间,高勇被打为反革命。其后,高勇先后在中国青年出版社、教育部、团中央任职。1983年,他调任邯郸市市委副书记。1985年,他回京担任中央文献研究室秘书长,兼任中央文献研究室机关党委书记,中央文献出版社社长。1991年,高勇离休。

  85岁的高勇穿着深蓝色西服外套,白衬衣扎在高高提起的黑色西裤里,看起来精神头儿不错。

  “政事儿”注意到,高勇家中,电视上方的隔断上,顶层摆着两个印有胡耀邦头像的陶瓷纪念品,往下一层是胡耀邦的铜像。柜子右手边的墙上,挂着胡耀邦担任总书记期间为他题写的一幅字,“孜孜不倦”。

  这位个头不高的老人,谈话间率真坦诚,知无不言。在胡耀邦担任团中央书记期间,他给胡耀邦当了5年多的秘书。

  那段日子里,他和胡耀邦同住在富强胡同的四合院里,日夜工作,朝夕相处。这些记忆,也在日后汇集成册。

2

  以下为“政事儿”与高勇的对话实录。

  “我这本书没有内幕消息”

  “政事儿”:你的新书《我给胡耀邦当秘书》近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这本书你写了多久?

  高勇:一年半吧。1991年我离休以后,先是在一个协会工作,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儿,静不下心。从那边退下来后,写了一年,又改了半年。

  政事儿:书稿的材料来源是哪儿?

  高勇:文化大革命期间我是被打成反革命的,被抄家的时候很多资料都散失了。这本书主要写的是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

  团中央有很多内部资料,我找了一些,力求写的准确。

  政事儿:胡耀邦的家人对这本书有什么评价。

  高勇:这本书他们还没看到。

  我这本书写的事情不是很惊人的,也没有内幕消息。但是我写的时候就说,一定要真实。

  “去年对耀邦的纪念是最高规格”

  “政事儿”:去年胡耀邦百年诞辰,你是否参加纪念活动?

  高勇:我在北京参加了中央举行的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对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印象很深。他对胡耀邦的评价很高,还用了几个新词,夙夜在公、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彪炳史册等等。

  这次对胡耀邦的纪念是最高规格,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座谈会并讲话,胡耀邦文选也出版了。

1

  政事儿:你还参加别的活动了吗?

  高勇:当时他们问我去不去湖南、江西,我说不去了。胡耀邦诞辰90周年的时候我都去了。现在年龄太大了,老伴身体也不好,就不去了。

  政事儿:最后一次见到胡耀邦是什么样的情景?

  高勇:

  最后是在医院,当时他在睡觉,我没和他说话。耀邦退下来之后我去看过他一次,那段时间他在思考问题,在看自己过去的文章有什么错,基本上不接见人。

  政事儿:当时见他感觉他有什么变化吗?

  高勇:外表上没太大变化,但是不像以前那样谈笑风生了。面容看起来憔悴一些,很疲惫。

  政事儿:胡耀邦的骨灰没有放在八宝山,为什么?

  高勇:

  主要是胡耀邦夫人李昭的意见,她在治丧期间曾经跟我们说,想把骨灰放在共青城。我们都不赞成放到八宝山去。

  政事儿:共青城安放骨灰时,你是一起护送的,当时是什么情况?

  高勇:当时从西郊机场出发,李昭他们和乔石(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委员长,时任中纪委书记)照了个相之后就上飞机了。陪同的有温家宝(国务院原总理,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德中(时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提前安排的时候有个小故事,从九江机场到共青城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当时江西只有一辆红旗车,而且经常抛锚,不保险。江西省委想用一辆奔驰车运送,但我们和家属都觉得不合适。因为耀邦生前不坐进口车,只坐红旗车。如果到最后安葬的时候给他换个奔驰车,就违背了他的意愿。后来中办从湖北借了一辆红旗车送了过去。

1

“他的家庭抓不出腐败分子来”

  “政事儿”:你如何看待大家对胡耀邦的评价?

  高勇:只要为群众做了好事,群众是不会忘记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还是知识界、理论界的事情。

  平反冤假错案让很多人受益,如果不是胡耀邦当时那么抓,是不会平反那么多人的。

  为什么那么多人怀念他?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包括后来他去世的时候,我在他家协助接待群众吊唁,青海有一个村民自己走不动了,就派他的女儿到胡耀邦灵堂去磕个头。群众就是这样的感情。现在每年4月15号(胡耀邦忌日),或者耀邦的生日11月20号,我们到他家里去,经常在客厅里呆着,就突然来几个人,到他那儿磕一个头就走了。

  政事儿:除了他做的事情,群众对他的评价跟他本人有关系吗?

  高勇:

  他的家庭抓不出腐败分子来,没人办什么公司。而且他这个人接触群众相当多,耀邦到哪儿就一头扎进群众里去,都是跟大家讲怎么富起来的事情,所以人们的印象都很深。他的事情也在群众中广泛流传,口碑很好。

  “每天都比我们睡得晚,不是看书就是看资料”

  “政事儿”:胡耀邦在团中央工作期间,你做了他五年多的秘书。你们之间是如何相处的?

  高勇:我们当时就住在富强胡同6号。那个四合院是三进四合院,我们住在第二进院子里。耀邦的办公室和会客厅在中间的三间房。东边的跨房是卧室和卫生间,西边的跨房是书房。我住的是院里的东厢房,刘崇文(胡耀邦的另一位秘书)在西厢房。我的老婆孩子住前院,耀邦的母亲和岳母、儿子胡德平他们也住前院。当时德平他们都上学了,平时不在家,礼拜天回来。

1

  我们平时都住在四合院里的办公室。当时都在家里办公,耀邦开团中央书记处会议也是在客厅里开。我住的房间有三部电话,一步都离不开。耀邦的办公室没有电话,他不直接接电话,三部电话包括一个普通电话,一个保密电话和一个军用电话。所谓红机子就是保密电话,另外两个是黑机子。军用电话很少用到,除非部队上有人给他打电话。普通电话就多了,机关各个部门都打,保密机有专用线路,只有保密机才能拨通。

  政事儿:工作之外的时间,你们会一起打牌吗?

  高勇:我不会打牌,他想打牌的时候会说,你把谁谁谁叫来打牌。打牌也是几伙人,都不一样。我曾经跟他一起去顺义密云等远郊区打兔子,晚上开个吉普车去,冻得不得了。

耀邦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拿个猎枪,汽车灯一照,兔子傻了,站那儿不动,他瞄准了就打。

  生活上一般我们不在一起吃饭,耀邦吃饭一般都是警卫员李汉平给他端到办公室去,不跟其他人一起吃。他吃饭很快,不管别人,包括请客的时候,他吃完就走了。

  政事儿:他工作上有什么特点?

  高勇:

  每天都比我们睡得晚,都是说你们睡去吧。他不是看书就是看材料,一般都是12点之后睡觉。

  “我没有受到过优待”

  “政事儿”:胡耀邦担任总书记之后,你们保持什么样的交往?

  高勇:我们经常晚上7点以后去中南海勤政殿看他,和他聊上几句。他愿意跟老熟人谈话,会让大家反映社会上有什么情况。

  我们没想过沾他什么光,因为他自己很讨厌这个东西。

  政事儿:作为他的秘书,你是否得到过优待?

  高勇:没有。有人还劝我说,你不要对胡耀邦的事情那么热心,写这个写那个,还受到牵连挨了处分,我说这不能那么看。

  我自己的事儿从来不找耀邦。我父亲也是老八路,后来从部队转业。我父亲从大跃进开始受批,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打成反革命,牙都被打掉了。耀邦去世以后,李昭才知道我这个情况,她说你爸爸在那挨整那么多年,你怎么不跟耀邦说一下?我说我自己家的事儿,不好跟他说。

1

“这两年主要忙耀邦百年诞辰事情”

  “政事儿”:你现在和胡耀邦家人保持着什么样的联系?

  高勇:现在去的也少了。

  李恒(胡耀邦的女儿)有时给我打个电话,我们俩保持联系。李昭已经94岁多了,身体还可以,但是思维不行,不大认识人了。以前会想半天说你是老高吧,现在不行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政事儿:作为老一辈领导人身边的秘书,你和其他类似身份的老人联系多吗?

  高勇:

  耀邦身边有几个秘书还在世,我们几个也见不着面,都走不动了。遇上耀邦去世或生日的日子,会约一下去看看。

  政事儿:平时都忙些什么?

  高勇:

  这两年主要是忙耀邦一百周年诞辰的事情,光看书稿就看了三百多万字。比如我刚才说的,胡耀邦文选的编辑工作。

  政事儿:你现在的生活和胡耀邦依然相关。

  高勇:是的,这两年特别忙,还接受了一些采访。有找我要相关材料的,有让我提供老照片的,还有人写相关文章给我看的,这些挺多的。

  政事儿:你现在每天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高勇:我现在不看新闻,只看天气预报。每天上午买菜做饭,下午在电脑上看看邮件,晚上一般看戏,看完天气预报就开始看戏。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台海网官方微信(taihainet)

  • 台海网微信

  • 厦门微公益

  • 海峡导报微信

  • 厦门第一时间

相关新闻

  • 亨利·詹姆斯逝世:百年礼仪斯文背后的保守唯美分子
  • 亨利·詹姆斯 1916年2月28日,亨利·詹姆斯(1843-1916)在伦敦切尔西区的家中逝世,此时他已是英国知识界公认的文学泰斗,无论他的支持者还是批评者都无法否认“詹姆斯式风格”(Jamesian)的独特魅力。 如果说一个作家或思想家的名字衍生出的形容词,足以证明其别具一...
  • 保障房仅限申请家庭自住 出租保障房将入黑名单
  • 台海网2月26日讯 据厦门日报报道,昨日上午9时许,同安环城中路和美妇产科医院旁,一名男子不慎失足,从五楼摔下。而11小时前,距离不远的光华药店路口,一名女子也从高处坠下。不幸的是,两人都不治身亡。 23日晚10时半,同安中山路光华药店路口,聚集了不少围观者。“...
  • 一家庭主妇疑丈夫有外遇 购买监听卡被骗钱
  • 台海网2月23日讯 据三明日报报道,案情:怀疑老公出轨,30岁的家庭主妇袁某购买了一张手机监听卡,想借此监听丈夫的手机找证据,不料却掉入骗子的连环套。刚开始,袁某和对方谈好以600元的价格购买卡后,就将钱汇到对方指定的账户。没过多久,对方就打电话来说卡要和手机...
  • 不少家庭春联贴反了 区分上下联有窍门
  • 台海网2月21日讯 据厦门晚报报道 昨日,省书协会员、市书协会常务理事许汉胜向记者爆料称,他看到很多春联的上下联颠倒了,他在杏林街道高浦社区发现,根据春联横批从右向左的写法,75副春联中上下联颠倒的有29副。记者走访曾营社区、马銮社区以及杏西路、杏东路的多个小区,发现近...
  • 感冒药连花清瘟胶囊有望进入美国人的家庭
  •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月14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总理在讲话中强调,医药产业发展首先是“惠民生”,“不能让老百姓出国买感冒药、创可贴这类现象长久发生。要下决心,闯过基本药物这一质量关。”会议明确部署推动医药产业创新升级,促进中医药发展,会议指出,传承中医...

关于台海网 - 导报广告价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友情链接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算举报电话:0592-968801

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5120190014) 闽ICP备07001623号 福建省通信管理局

版权声明: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海峡导报(台海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