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评论频道 >> 媒体评论  >> 正文

“秘密拘捕”限制不如取消

www.taihainet.com 来源: 长江日报 李睿嘉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 刘英团(河南 律师)

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二次审议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规定:“逮捕后,应当立即将被逮捕人送看守所羁押。除无法通知的以外,应当把逮捕的原因和羁押的处所,在逮捕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逮捕人的家属。”(12月28日《京华时报》报道)

有可能的情形是,只要警方认为“无法通知”,仍然可以不通知。换言之,这种留着“尾巴”的修改,可能非但无助于促进公民权益保障和规范侦查机关的行为,反而会使侦查机关可能随意决定是否通知家属。所以,与其严格限制“秘密拘捕”,倒不如彻底的割掉秘密拘捕的“尾巴”。

秘密拘捕要么合法、要么非法,不存在任何中间状态。公权力合法的依据首先要有明确、公开的法律规定;从本质上看,秘密拘捕无疑是排斥司法权限制的绝对权力。在秘密拘捕的情况之下,不仅拘捕行为是否有法律依据得不到中立力量或监察机关的监督、审查,被拘捕人也得不到任何的司法救济和法律帮助。所以,以侵犯公民权利秘密拘捕的行为,在任何法治国家都没有合理存在的宪法根据。

虽然“秘密拘捕是根据侦查破案的需要,对犯罪集团(团伙)中某个成员采取秘密捕获,突击审讯的一项特殊侦查措施。”但侦查理论中的“秘密拘捕”与《刑诉法》意义上的拘捕有着重大的区别。一般而言,秘密拘捕并不需要成立刑事拘留或逮捕的事实条件与法律条件,甚至连类似秘密搜查的内部审批程序也不必要,外部监督根本就不存在,是否秘密拘捕完全是侦查机关或侦查人员的自由裁量权。

反对断绝与外界接触的拘禁,是国际司法准则规定的被羁押者应享有的待遇。对公民被限制人身自由后的权利保障的立场及其实践,才更能体现一个国家的整体人权意识和现实状态。像“秘密拘捕”这种直接关系到人身基本权利的权力,法律不能赋予公权力机关。

相关新闻
今天,要为全国人大的这份立法草案叫好

今天(22日),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新闻虽短,却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草案规定,公安、文化、新闻出版广电、网信、民政、工商等部门在监管中有保护英烈名誉荣誉职责;网络运营者发现侵害英烈名誉荣誉的网络信息时,负有及时处置义务;建立对侵害英...

解读:全国人大最高规格执法检查组盯上了什么?

一辆运输车行驶在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置项目内的“环保路”上。这条“环保路”由棚改建筑垃圾生产的材料铺筑而成。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摄   全国人大最高规格执法检查组盯上了什么   ■每年产生畜禽养殖废弃物近40亿吨、主要农作物秸秆约10亿吨,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约33亿吨,大中城...

全国人大代表曾云英建议 进一步发挥妈祖文化独特作用

台海网3月12日讯 据福建日报报道 我省全国人大代表曾云英提交建议,建议进一步发挥妈祖文化独特作用。 建议指出,妈祖文化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文化起点,是凝聚台湾同胞和华人华侨的重要精神纽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提振社会正能量、积极构建和谐社会、促进两岸关系和平稳定、推动海丝国家和地区民心相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 对民法总则草案等进行统一审议

中新社北京3月11日电 (记者 郭金超)第十二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11日上午召开全体会议,根据各代表团的审议意见,对民法总则草案以及关于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名额和选举问题的决定草案、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办法草案、澳门特别行政区选举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办法草案进行统一审议。   根据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日程安排,3月10日各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