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评论频道 >> 点将台  >> 正文

诗人的爱情

www.taihainet.com 来源: 河北新闻网 林靖东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米罗的维纳斯在出土时就没有了双臂,这似乎是一个象征,表明连神灵也不拥有在人间实现最理想爱情的那种力量。当此之时,海涅是为自己、也为维纳斯痛哭,他哭自己对维纳斯的忠诚,也哭维纳斯没有力量帮助他这个忠诚的信徒。

  1848年5月,海涅51岁,当时他流亡巴黎,贫病交加,久患的脊髓病已经开始迅速恶化。怀着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拖着艰难的步履,到卢浮宫去和他所崇拜的爱情女神告别。一踏进那间巍峨的大厅,看见屹立在台座上的维纳斯雕像,他就禁不住号啕痛哭起来。他躺在雕像脚下,仰望着这个无臂的女神,哭泣良久。这是他最后一次走出户外,此后,瘫痪在床8年,于59岁溘然长逝。

  海涅是我18岁时最喜爱的诗人,当时,我正读大学二年级,对于规定的课程十分厌烦,却把这位德国诗人的几本诗集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吟咏,自己也写了许多海涅式的爱情小诗。可是,在那以后,我便与他阔别了,三十多年里,几乎没有再去探望过他。最近几天,因为一种非常偶然的机缘,我又翻开了他的诗集。现在,我已经超过了海涅最后一次踏进卢浮宫的年龄,这个时候读他,就比较懂得他在维纳斯脚下哀哭的心情了。

  海涅一生写得最多的是爱情诗,但是,他的爱情经历说得上悲惨。他的恋爱史从爱上两个堂妹开始,但这场恋爱从一开始就是无望的,两姐妹因为他的贫寒而从未把他放在眼里,先后与凡夫俗子成婚。然而,正是这场“单相思”,成了他的诗才的触媒,使他的灵感一发而不可收,写出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歌,奠定了他在德国“爱情诗之王”的地位。

  虽然在艺术上得到了丰收,屈辱的经历却似乎在他的心中刻下了永久的伤痛。他曾为她们献上许多美丽的诗,最有名的一首,据说先后被音乐家们谱成了250种乐曲。我把它引在这里:

  你好像一朵花/这样温情,美丽,纯洁/我凝视着你,我的心中/不由涌起一阵悲切。

  我觉得,我仿佛应该/用手按住你的头顶/祷告天主永远保你/这样纯洁,美丽,温情。

  对两姐妹的爱恋是海涅一生中最投入的情爱体验,后来,他就不再有这样的痴情了。其实,就在他热恋的那个时期里,他的作品已具备含美易逝的忧伤,上面所引的那首名诗也是例证之一。

  不过,当时在他眼里,美正因为易逝而更珍贵,更使人想要把它挽留住。他当时是一名痴情少年,而痴情之为痴情,就在于相信能使易逝者永存。对美的敏感原是这种要使美永存的痴情的根源,但是,它同时又意味着对美已经消逝也敏感,因而,会对痴情起消解的作用,在海涅身上发生的正是这个过程。后来,他好像由一个爱情的崇拜者,变成了一个爱情的嘲讽者,他的爱情诗出现了越来越强烈的自嘲和讽刺的调子。嘲讽的理由却与从前崇拜的理由相同,从前,美因为易逝而更珍贵,现在,却因此而不可信,遂使爱情也成了只能姑妄听之的谎言。这时候,他已名满天下,在风月场上春风得意,读一读《群芳杂咏》标题下的那些“猎艳诗”吧,真是写得非常轻松潇洒,他好像真的从爱情中拔出来了。可是,只要仔细品味,你仍可觉察出从前的那种忧伤。他自己承认:“尽管饱尝胜利滋味,总缺少一种最要紧的东西”,就是“那消失了的少年时代的痴情”。由对这种痴情的怀念,现代人可以看出海涅骨子里,仍是一个爱情的崇拜者。

  在海涅一生与女人的关系中,事事都没有结果,除了年轻时的单恋,便是成名以后的逢场作戏。唯有一次例外,就是在流亡巴黎后,与一个他名之为玛蒂尔德的鞋店女店员结了婚。可以想见,在他们之间毫无浪漫的爱情可言。海涅年少气盛时,曾在一首诗中宣布,如果他未来的妻子不喜欢他的诗,他就要离婚。现在,这个女店员完全不通文墨,他却容忍下来了。后来的事实证明,在他瘫痪卧床以后,她不愧是一位任劳任怨的贤妻。在他最后的诗作中,有两首是写这位妻子的,读了真是令人唏嘘。

  一首写他想像自己的周年忌日,妻子来上坟,他看见她累得脚步不稳,便嘱咐她乘出租车回家,不可步行。另一首写他哀求天使,在他死后保护他的孤零零的遗孀。这无疑是一种生死相依的至深感情,但肯定不是他理想中的爱情。在他穷困潦倒的余生,爱情已经成为一种遥远的奢侈。

  即使在诗人之中,海涅的爱情遭遇也应归于不幸之列。但我相信,问题不在于遭遇的幸与不幸,而在于他所热望的那种爱情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在他的热望中,世上应该有永存的美,来保证爱的长久,也应该有长久的爱,来保证美的永存。在他51岁的那一天,当他拖着病腿走进卢浮宫的时候,他在维纳斯脸上看到的,正是美和爱的这个永恒的“二位一体”,于是,最终确信了自己的寻求是正确的。他为这样的寻求已经筋疲力尽,马上就要倒下了。这时候,他一定很盼望女神给他以最后的帮助,却瞥见了女神没有双臂。

  米罗的维纳斯在出土时就没有了双臂,这似乎是一个象征,表明连神灵也不拥有在人间实现最理想爱情的那种力量。当此之时,海涅是为自己、也为维纳斯痛哭,他哭自己对维纳斯的忠诚,也哭维纳斯没有力量帮助他这个忠诚的信徒。

相关新闻
诗人食指批评余秀华 余秀华发文反驳

诗人食指批评余秀华   1月13日,“朦胧诗鼻祖”、老诗人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活动现场上批评当红诗人余秀华:“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

元气闺蜜团异国大冒险 陈意涵薛凯琪张钧甯嗨翻天

近日,由黄真真执导,陈意涵、薛凯琪、张钧甯领衔主演,王水林、范湉湉主演的电影《闺蜜2》宣布定档3月2日元宵节内地公映。时隔三年,《闺蜜2》在延续了前作的故事与“闺蜜情”的基础上,融合冒险、公路、喜剧元素,并进行了全方位升级。全新闺蜜团此番前往越南开启了一段惊险十足...

诗人已去,台湾的乡愁仍在

12月14日,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去世。被称为“乡愁诗人”的余光中,因一首小诗《乡愁》在大陆家喻户晓。1972年他创作此诗时,两岸互不往来、台湾还处于誓言“反攻大陆”的时代。当“乡愁诗人”安静走完一生,人们再次吟唱起这首优美的小诗,不禁也在思考:今日的台湾还有乡愁吗?   2017年恰好是两岸交流30年。30年前,压抑了近40年的乡愁,促使一群台湾老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