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评论频道 >> 时事评弹  >> 正文

包养诗人的富婆为何又要立牌坊?

包养诗人的富婆为何又要立牌坊?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红网 李睿嘉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去年11月,生活窘迫的湖南籍诗人黄辉,通过媒体宣称想被富婆包养,从而实现自己的写作理想。该言论一经公开,网络上立刻骂声一片,黄辉更是被大众冠以了“伪诗人”、“文化贱客”、“流氓作家”等骂名。而近日,曾发表长篇小说《商海迷情》的重庆知名女作家、富婆红艳,却在其博客中主动表示,愿意包养黄辉一年,“包养事件”再次升级。当事人富婆红艳希澄清,她所指的“包养”,并不是要和黄辉有任何肉体上的交易,本质上就是资助,但她希望通过这样一个敏感词语,唤起社会对文化人的关注。(《重庆晚报》2月5日)
  
  富婆红艳愿意包养落魄诗人黄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不违背现有法律,即使叛经离道,伤风败俗,也只是他们自己的事。就象通奸,只要你情我愿,暗度陈仓,别人也奈何不得。只是不能“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包养就包养是了,还要“拉裤子盖脸”,硬弄个包养等于资助的“遮羞布”,实在让人“喷饭”。
  
  据说富婆红艳也是出过书的,也有“流浪深圳街头”的经历,想必也被别人“包养”过(在这里按她的意思表述,资助等于包养),看来人生阅历不凡,文字功底不薄。她认为包养一词很有“时代感”,所以就用“包养”替代“资助”,实际上是资助落魄诗人,并不表示要和黄辉发生任何肉体交易。既然如此,富婆红艳大可不必玩弄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的文字游戏,真要大发慈悲、奉献善心、施舍钱财,还是老老实实用“资助”一词为好,否则,自己把“悲天悯人”的情怀和“助人为乐”的胸襟沾染上“包养”的污臭,怎么说,也透露着几分暧昧和龌龊。
  
  如今的富婆,似乎有了包养落魄男人的“偏好”。不久前,黄建翔从央视黯然离职后,马上就有号称“会用能够跳舞的乳房征服贝克汉姆”的中国第一艳星孟潞在其博客上撰文,“强烈要求”包养他。不过,人家倒也开诚布公、直来直去,赤裸裸表示,“一月做爱2次”,“共同达到性高潮是你我的责任”。其直率、豪爽和放荡,让人“敬佩”。相比之下,富婆红艳的做派却显得羞羞答答、遮遮掩掩,半抱琵琶,欲盖弥彰,让人侧目。当网民质疑她是故弄玄虚,自我炒作时,她委屈地说“既不准备再写书,也没有为自己的公司打广告,何来炒作?”如果此言不虚,那真实的目的令人浮想联翩。包养合同中的“保证随叫随到,服务方式和时间由甲方自定,乙方积极配合……”等条款,怎么看怎么象和媒体披露出来的大款包二奶、富婆养白脸的“协议”异曲同工。
  
  其实,即使富婆红艳在包养合同中明确地规定着“服务方式”包括哪些内容,只要不触犯法律,哪怕违背了公序良俗、道德伦理,人们也能够宽容和接受。人们不能够容忍的,是她把自己卑劣的灵魂披上高尚的外衣,把令人不齿的行经赋予光明堂皇的理由,把肉欲膨胀、寻欢作乐的淫靡生活方式涂抹上现代文明色彩。就象美国人民能够容忍克林顿出轨而不能够容忍其撒谎一样,人们可以容忍“一肚子男盗女娼”,而不能够再容忍“满嘴仁义道德”。
  
  富婆红艳,别再亵渎“资助”一词了。如果你的行为也是资助的话,实在玷污了神圣,污蔑了崇高,羞辱了正义。假如你真想资助的话,劝你别去资助对社会、对时代、多国家、对人民也对文学没有什么益处的落魄诗人,去资助一些失学儿童、下岗工人、残疾人员,也算做了一件善事。

 

相关新闻
台湾富商花300万包养女子 10年后“嫌老”打断肋骨

台湾一名陈姓富商10几年前大手笔开300万(新台币,下同)支票包养林姓女子,说是作为之后的生活费。两人交往后,陈男又变心,林女于是开口要求对支票负责,但他认为她年老色衰,于是一脚踢开,还持木棒殴打,导致左手失去功能而终生成残。新竹地院近日判男子须赔偿40万元。   台媒报道,陈男为了追求风姿绰约、总有许多追求者的林女,大手笔一次签下1张300万元支票...

骗婚被包养?葛天称遭蓄意抹黑:绝不忍让

11月1日上午,葛天发博怒斥恶意谣言,再度澄清自己从未做过传言中的“假孕骗婚”一事。博文中葛天语气激烈,怒斥传言造假,并声明自己昔日的婚姻破裂只是出于感情问题,并无其他原因。   葛天在博文里称:“‘假孕骗婚’我已重申重申无数次,没有!绝对没有!谁做过哪怕就是有过...

捉奸?包养?谋财产?王宝强离婚5谜题,孰真孰假?

14日凌晨,王宝强在微博上发表离婚声明,称妻子马蓉与经纪人宋喆有不正当关系,决定解除与马蓉的婚姻关系,在娱乐圈投下重磅炸弹。   两个月前还在微博与老婆秀恩爱的宝强,为啥突然之间醒悟事件真相翻脸不认人?从照片认证捉奸在床,到包养三女同住一区,再到马蓉同学打脸称其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