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评论频道 >> 民生观察  >> 正文

“副区长买不起房”的意外启示

“副区长买不起房”的意外启示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红网 陈捷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近日在广州市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会上,广州市天河区副区长丁建华坦言自己属租房一族,称处级干部凭正常收入很难供房。(1月22日《南方都市报》)
  
  丁建华副区长的发言让我想起之前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宝庆的感叹,他说大学学费高昂,凭他夫妻工资收入很难供孩子读大学。两人的诉苦惊人相似,共同指向一个活生生的现实:飞涨的房价与学费让副部级高官、副处级官员都感觉不堪重负,更遑论普通百姓会是何等艰难困窘!
  
  然而,丁建华的诉苦又不只限于为房价、教育、医疗“新三座大山”压榨民生提供佐证,分析他的话中话与话外话,或许可从一个侧面释疑:“新三座大山”惹得怨声载道,可为什么还依然延续着牟利之旅呢?
  
  必须看到的是,丁建华属“无房一族”只是极个别的特例,报道说他2003年从外地调入广州时,没赶上分房,租住政府房子,每月缴400多元——丁建华没分到房子只因他是外调官员,其他官员们则按照行政级别没花一分钱分到了相应面积的房子,房价涨多少与他们没多少关系,甚至对房价涨还是跌都失去了关注的必要性。
  
  即使是租房子的丁建华,在按行政级别配备福利的体制下,每月花400多元想必就可租到七八十乃至上百平方米的房子,虽说不上豪华,但一家也可体面住着,免去普通市民三代同堂挤住十几平方米的人伦尴尬与痛苦。而且,政府还是要分配给丁建华福利房的,或用其他方式补偿,毕竟他是副处级官员,组织不会不管不问。就像张宝庆尽管埋怨大学高学费,但也没听说他的孩子或亲戚的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辍学,被迫到工厂打工。
  
  就算丁建华也要咬着牙到非理性的商品房市场解决居住问题,其处境也大不一样,作为公职人员,他有可观的住房公积金、房补等。除这些名正言顺的福利,还有一项只可意会的收入,也就是丁建华说的“处级干部凭正常收入很难供得起房”给人的无限遐想之处:除了正常收入,谁知道灰色收入有多少?各种好处都捞着,还怕买不起房?
  
  解剖“副区长租房住”这个标本,可鲜明看出,尽管政府公职人员和普通百姓一起承受着畸高房价的压迫,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以至两代人齐上阵拿出身家性命只为有一套房子住的,却不是他们。不用铤而走险贪污受贿,公职人员凭借体制内的资源配置优势,就可将高房价给自己生活带来的冲击降到最低限度,行政级别越高,这种冲击将越小。
  
  高房价使普通百姓付出沉重的经济成本,但还没有对公职人员群体的切身利益产生威胁,在此之下,一对耐人寻味的反差赫然在列:有权执行政策、监管房产市场的政府官员,对高房价之于民生的切肤之痛却缺乏基本的感同身受。面对与自身利益没多大关系的问题,除非极具使命感的官员,谁又有多大的积极性去调控房价?即使在中央严令下不得不作为,谁又会不遗余力地执行呢?
  
  假设一下,如果房价问题严重到使政府官员也无法置身于外,切身利益随时可能受损时,结局会如何?有一点是确定的,他们执行中央政策、履行监管之责时,必然要主动、果断得多。这就引出一个新命题:把超然其上的官员也“拉下水”,解除他们过多的住房福利,不再享受“高房价豁免权”,让他们及其家庭的切身利益和普通市民一样承受高房价的冲刷,或许是解决房价调控执行力不足的一个突破点。

 

相关新闻
清华大学校长:清华教师买不起房我也买不起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资料图) 京华时报3月6日报道 昨天,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在谈到青年教师住房问题时感叹,清华附近的房子太贵,年轻教师根本买不起,他这位副部级的校长也买不起。 建6000套住房给年轻教师 年轻教师的住房问题一直困扰顾秉林,...

民调显示:台湾67%新租房者自认为买不起房

台海网9月24日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内政部营建署”今天公布上半年住宅需求动向调查,67%的新租房者认为,就是买不起房才租房;多数欲购房者看涨未来半年、一年的房价。 据报道,“内政部”今天公布2009年上半年住宅需求动向,调查发现,上半年的新租房者中,38%看跌近半年房租走势,43%看涨未来一年租金。在新租房者中,51%在5年内有购房计划,33%期望台当局出台...

省长称官员买不起房是说瞎话一石三鸟

继两会期间广州市长张广宁发话呼吁中低收入市民不要着急买房之后,贵州省长称官员买不起房是说瞎话的新闻又引发舆论哗然。据3月12日《新快报》报道:“有些领导,住的房子都已经200多平方米了,还在说买不起房,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房价那么高是媒体炒来炒去炒出来的”……11日上午,贵州省省长、原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在接受广州媒体的集体采访时,讲了一堆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