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评论频道 >> 国际观察  >> 正文

中日关系转暖能持续多久

中日关系转暖能持续多久

www.taihainet.com 来源: 环球时报 陈捷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日本首相安倍于去年10月访华,中日关系跳出因日本前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而跌入的低谷。但是许多人仍担心中日关系转暖到底能持续多久?这对东亚的地区安全到底有什么影响?有人甚至担心中日战略对立是否会破坏东亚已经持续了17年的和平? 

  中日关系太复杂 

  中日关系的复杂性难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笔者将从经济、政治和安全三个方面来论述中日关系的性质。 

  在经济方面,中日两国是伙伴。尽管欧盟、美国已超过日本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日本仍居中国贸易伙伴的三甲之列。而且中国还取代了美国成为日本的最大贸易伙伴国。小泉连续参拜靖国神社使中日政治关系严重破裂,以至中日首脑之间的互访中断。然而,在如此恶劣的政治环境下,中日间的贸易和投资都未改变不断增加的趋势。安倍上任后,以模糊的语言表达了不参拜靖国神社的立场,不久就访问北京。这样的政治环境远好于小泉时期,因此中日经济合作的伙伴关系是稳定的。当然,中日经济伙伴关系并不意味着两国经济关系中没有竞争,两国在高科技方面的竞争是明显的,但这并不影响中日经济伙伴关系的性质。 

  在政治上,中日长期以来是竞争者。从19世纪以来,两国都试图成为东亚最强国。19世纪末,中国失去其东亚强国的地位,日本成为东亚最强国。二战后,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的唯一亚洲代表,也随之成为东亚地区最强大的政治力量。2002年以来,日本试图通过争取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实现政治大国的目标。日本的这种策略显然与中国在东亚的政治地位形成竞争关系。2005年,中国明确表达不支持日本为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所提出的安理会改革方案。在这一矛盾的背后,中日有钓鱼岛的领土争端、历史问题、海洋权益等多方面的争执。在未来五年,中日两国还没有能力解决上述这些政治问题。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日本就一直不是国际合作的推动力量,不像英国那样。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日本不会重走以前的侵略道路。 

  在安全方面,中日两国是历史性地相互猜疑。早在17世纪,日本倭寇就曾骚扰中国海疆。19世纪以来发生了1894年的中日战争、1905年的日俄战争、1931年侵占中国东北,1937年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新中国成立后,日本曾支持美国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开始扩大日美同盟的防卫圈,将台湾纳入日美同盟防卫范围,支持美国在东亚地区部署针对中国的导弹防御体系,反对欧盟取消对华军售禁令等措施,对“台独”问题保持一种暧昧立场。在不久前的欧洲之旅,安倍首相仍然强烈呼吁欧洲领导人维持对华军售禁令。对此,中国人觉得,安倍的这种作法是再次向中日关系的伤口上撒盐。此外,今年初日本把防务厅升级至防务省,也使中国人觉得不舒服。中日两国在安全关系上的相互猜疑似乎还在增加而不是减少。 

  经济合作不能消除安全关系的紧张 

  未来五年,中日关系看上去处于改善的趋势,但是,潜在的矛盾将会增加。两国在东亚地区的地位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两国关系的紧张。 

  在未来的五六年中,中国的经济发展可保持年均10%的增长速度。而同期日本经济的年均增长率则可能不会超过3%。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一时期,人民币会有较大幅度的升值。因此,即使按汇率计算,中国的GDP也很可能在2012年超过日本,如果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GDP将远大于日本。这种趋势将改变当前中日两国在东亚的经济实力地位。对日本人来说,从心理上是很难接受这样一种变化的。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怨恨情绪有可能增长,从而引起中国人对日本的情绪反弹。

 

    今后五年日本经济必然会有所发展,但这并不会使日本民族主义减弱。安倍首相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有很强的政治抱负,希望改变当前日本的国际政治地位。如今,他已经成功将防卫厅升级为部级的防卫省,有了完整的军事权力。他还曾承诺,要在任内修改宪法中的第9条,使日本重新拥有战争权。日本保守力量将这一权力视为是国家完整主权的重要标志之一。我同意一些人的观点,即不应将上述政策视作是日本军国主义恢复的迹象。我认为,这些行为反映的是日本想要争取更高国际地位的思想和日本通过提升政治地位来弥补其经济地位下降的战略。日本的这种战略不可避免地对中日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我认为,今后五年日美同盟是对中日关系产生最大消极影响的因素。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人一直将日美同盟视为对中国安全的威胁。日美同盟公开表示,如果美国卷入台海军事冲突,这个同盟将给予台湾军事支持。在1996年,美日开始将台湾纳入该同盟的防御范围。相比于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中日海洋资源争议和领土纠纷,日本的对台政策对中日关系的冲击更大。因为,台湾的法理“独立”是唯一能导致中美有可能发生冲突的事件。然而,安倍政府将日美同盟视为日本国家战略的基石。只要日美同盟将台湾包括在其防御范围之内,中国对日本的猜疑就不会减弱。 

  中日关系不能主导地区安全 

  在东亚地区,虽然中日安全关系并不是一个积极因素,但也没有理由认为两国安全矛盾具有很大的危险性。未来五年,中日政治竞争关系不会有利于两国发展安全合作关系,中日安全关系也难以发展到当前中美安全关系那么好。当然,即使中日两国在地区安全事务上不合作,两国经济合作也不能消除两国的安全矛盾,但是,中日经济的相互依存关系则有可能防止两国发生正面的军事冲突。 

  目前,中日两国经济相互依附的程度如此高,以至于任何一方都无法承受正面军事冲突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在阐述这个观点时,我深知此类观点曾在1914年前流行于欧洲。 

  中日的政治竞争关系客观上有利于美国维持其在东亚的主导地位,并可在今后五年保持目前东亚的均势态势。冷战后,东亚的地区安全状态不稳定,如朝核问题、“台独”问题、海洋争端等等。这些问题在可预见的将来都难以得到最终解决。有些问题甚至会延续数十年。尽管如此,东亚自1990年柬埔寨战争后已保持了17年的和平。对于美国来说,中日结盟或者中日开战都将是梦魇。前者是将美国主导地位挤出东亚,而后者则会把美国拉入一场全面的战争。只要中日之间存在政治竞争,东亚地区的均势就有利于美国保持其在东亚的军事优势地位。美国在东亚享有这种均势带来的好处,则不会轻易在该地位采取单边主义的军事行动。 

  中日安全关系并不是东亚安全的主导因素。东亚安全的决定性因素是中美关系。只要这两个军事大国之间不发生军事冲突,这个地区就不会有全面战争。那些小军事冲突会导致地区安全紧张,但却不会引发全面的战争。而目前中美安全关系更多的是由朝核和“台独”问题决定,而不是中日关系。因此,中日安全关系只是东亚地区安全的一个次要因素,这对关系对该地区其他安全事务所产生的影响非常小,比如日俄之间和日韩之间的领土争议、中国与东亚其他国家的领土争议。 

  最后,我以如下几点结束发言。第一,如果安倍首相在今年7月日本国会选举之后仍保持其权力,并不去参拜靖国神社的话,中日关系在安倍任内将有所改善。 

  第二,只要日本不明确放弃协防台湾的政策,中日不会成为真正的战略伙伴。 

  第三,中日政治和安全关系对地区安全有消极影响,但不会激化为双边军事冲突。我在这里没做长期的预测。邱吉尔说过:“看得太远是个错误,在一个时期我们只能处理连接目标锁链上的一个环。”(作者为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本文根据作者2月初在英国议会的演讲整理而成,由王文翻译。) 

 

 

相关新闻
以和中国竞争为由 日外相要求给自己配“专机”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李珍】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连日来在多个场合提出给自己配备一架“外相专机”的要求。他大吐苦水称因为没有专机,自己不得不拒绝中东官员宴请,晚上还得在机场候机4个小时等。而中国也被河野当作要专机的理由。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说,河野称他需要更好的外...

日为冲绳配大型直升机 称向钓鱼岛派部队用得着

海外网8月31日电 日本警察厅决定向九州和冲绳新配备2架可同时容纳20人以上的大型直升机。除了应对灾害,当难民坐船到周围离岛避难和中国保钓人士登陆钓鱼岛,需向当地派遣部队时也用得着。日本警察厅计划2020年向冲绳和福冈两县配备大型直升机。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本警察厅称,日本47个都道府县警署共有约90架直升机,但多是坐席数量在10人以下的小型直...

日本已在中、美、俄等大国博弈中处于次要角色

日本外交乱了方寸也没了章法   廉德瑰   美国不顾日本感受退出TPP,使日本为之努力三年多的多边自贸框架终成泡影。虽然日本一直追随美国围堵中国,如今中美却启动了全面经济对话和外交安全对话机制。不仅“亚太再平衡”战略渐行渐远,中美在一些热点问题上也显示出合作态势。这些变化,更使安倍内阁在这场游戏中显得没了章法。   首先,日本的大国外交战略陷入...

台教授:蔡当局“联日抗中”是巨大误判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台湾师范大学国际与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施正屏5日在台湾《中时电子报》上撰文指出,蔡英文当局自去年以来的“外交政策”推动以“亲美、联日、抗中”为核心的战略主轴,与安倍为代表的日本右翼势力建立异常紧密的全方位交流与合作,以期建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但面对今年以来大陆武统声浪突然高涨,两岸已处关键时刻,值得高度警惕。   据台湾“...

中国驻日大使谈两国关系:中日之间特点是以民促官

全国政协委员程永华谈中日关系   中国驻日大使 “中日之间的特点是以民促官”   程永华2010年起担任中国驻日大使。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充分利用自己的工作特点,持续关注海外中国人子女教育问题,在今年的小组讨论会上,这个话题得到了更多委员的支持。程永华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中日关系的复杂之处在于,一方面问题很多,需要及时应对处理,也有交涉抗议;但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