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台海网 >> 评论频道 >> 三友视点  >> 正文

手工马路

www.taihainet.com 来源: 台海网 兰文 用手持设备访问
二维码

□郑启五

  科学发展了,机械进步了,没有料到过去落后的“手工”反倒渐渐时髦了起来。率先“手工”的是水饺,但人们对机器水饺快捷的欢呼声未落,立马就发现它没有手工的口感好,于是乎“手工水饺”一路咋呼,越发滋润无尽头;于是乎“手工馅饼”、“手工面线”、“手工布鞋”、“手工毛衣”、“手工木雕”乃至“手写信”等等,应运而生,从吃的到用的,从用的到玩的,应有尽有。“手工”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的古早原味,意味着传统,意味着慢工出细活,意味着一板一眼少含水分……

  据我观察,但凡冠之以“手工”的东东,都是娇巧玲珑为多,所以我这“手工马路”似乎有标题党之嫌。不过“哇嘎里共”(闽南话:我跟你说),这“手工马路”确实是很手工的。厦大本暑假举行了换路工程,把一长条水泥主干道换成石板路,这样的工程就在我家窗下,每天清晨,本人都是在几个惠安石工铁锤击石的叮当声中睁开睡眼的,叮叮当当,密集而清脆,且带有乐感。于是就有了我“第一手”的“手工马路”见闻录。

  其实厦门大学从创建伊始,就与惠安石匠结下不解之缘,历年的嘉庚建筑群无一不是在这敲石之声里拉开序幕的,土生土长的我也是在惠安石工敲石声中长大乃至变老的,叮叮当当,耳熟能详。如今采石机械化了,裁切石块也机械化了,可石板铺路却还得靠手工,一方方地衔合,一块块地拼接,全凭厚茧手一双。

  特别是最后一道工序——敲除石板面上的疙瘩,这道粗中有细的工作全然锤钉交响,叮叮当当,此伏彼起。它似乎必须得由男人来演绎,一群皮肤被晒得焦黑的男人,甚至我发现,勤快的惠安女在这个环节连打下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千百年的习俗居然如此顽强延续至今,其中究竟有没啥原因?另外我发现在闽西武平打糍粑,持木槌击打糍粑的也必须是男人!

  8月23日清早天蒙蒙亮,熟悉的叮当声没有再度响起,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一看,一条明净的石板路直挺挺大功告成,我突然觉得窗下光亮了些许,原来那灰暗的水泥路完全换成灰白的石板路,让整条路不仅白净,而且还微微反映着朝霞的光色!

相关新闻
谢娜挺孕肚做手工 亲手为宝宝缝制宠物玩具

11月28日,谢娜在微博中晒出一张自己亲自剪裁的玩具照片,并配文道:“第一次做手工,骑独轮车的小狗狗,一针一线都是我自己剪裁自己缝的,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图片一出,就引发粉丝的点赞:“快点回来吧娜姐,真的好想你哦”、“哇塞,这么心灵手巧,大本营怎么能少了你!”...

莆田七旬老人 用手工织布织出一份怀旧

台海网10月7日讯 据海峡都市报报道 她织出的布料,不及现代布匹鲜艳,却有独特的质感,在孩子成婚时,她都要用她亲手织出的布料做衣裳、被套,村里有喜事也离不开她这台有百年历史的木质手工织布机。昨日,在仙游县大济镇,海都记者辗转找到了她,79 岁的郑阿道,她如往日一样,坐...